2006/09/14

日記:2006/09/14


今天的蘿莉
好蘿好萌(滾滾滾

任天堂的wii宣傳片
有幾隻遊戲真的讓我心動了,都是專為體感而設計的遊戲
順便一提,任天堂正式宣佈Wii發賣日是12月2日,比PS3言之鑿鑿說的發售日晚半個月
定價是25000円,只是那個很貴的玩具三分之一
Wii的搖捍用來玩體感game是不錯啦
不過最想看到的還是H.-.G.A.M.E(喂
至於那些很糟糕的實際玩法就留給大家自己想像,我不贅言了(死

修正了一篇很久以前寫的小說,晚點再貼上來吧
有時候是很無奈的,無法超越舊作的無奈
感覺新寫出來的比以前寫的還差
人不是應該越來越進步的嗎?




有點真實又帶點誇張的小故事
超爆笑XD
雖然我也試過錯頻,但沒錯得這麼糟糕XD

波利波波利馬爾可的大冒險--雅馬篇

波利波波利馬爾可的大冒險
~世紀末波利王傳說~
(副標請無視XD)

這是一個由數篇短篇串成的故事
而且未完成..."一.一a
本來打算寫完才由頭開始貼的,這個就當試看版吧(喂
貼出來這篇也不是最開始的一篇,而是我最滿意的一篇
他朝有機會寫完的話,會由最開初貼出,說不定會出本?(笑

架構完全使用RO的背景,沒玩過的話也沒辦法
不過我已經盡力使沒玩過的人也明的了


世紀末波利王傳說,開始了喲(なのは調)

在某個和平的一天,我們的主角--馬爾可(波利)被重力社召...
馬爾可:等等‧﹏‧/←哪來的手?XD
末日:呿呿...別煩著我說故事= =
馬爾可:為甚麼我要叫馬爾可‧﹏‧?
末日:因為我的波利叫馬爾可,有意見嗎= 3=
馬爾可:那為甚麼你的波利要叫馬爾可‧﹏‧?
末日:今天晚餐甜品吃果凍好了= =+
馬爾可:沒...沒事了︿.︿.︿("‧﹏‧)
馬爾可被重力社召喚到來,他眼前一位GM-橘 紀菜慈祥的對著他微笑。
「小伙子,你自由了。現在,你就在這世界開始屬於你的冒險吧」
「你是誰?我在哪裡?冒甚麼險?我要去甚麼世界??」馬爾可一連串的發問
「今後你可以遇到不少的困難。以你的熱誠和幹勁克服它吧」顯然紀菜沒在聽他的問題。說罷紀菜舉起雙手「那麼。祝好運」他開出一個蟲洞把馬爾可吸進去...
................
.............
........
....
..
「等等,我還沒問完啊」馬爾可又從洞中跑回來,抱著紀菜的腳向上爬(請不要問我是怎樣抱的= =|||),紀菜驚愕的看著下方的波利不知所措,純白色的波利馬爾可努力的爬到紀菜的腳上來。
「煩不煩耶!」紀菜頭上多了一個大大的生氣四角,一腳把他踢回洞中,並關閉入口
「下一位!」

螞蟻洞穴--顧名思義,一個除了螞蟻和螞蟻外,還是螞蟻、螞蟻和螞蟻。不少冒險者日以繼夜的大戰螞蟻...不,相對於"戰鬥",用"屠殺"比較貼切。被殺的數目雖多,但螞蟻繁殖的速度更快。全年三百六十五日,這兒都上演著屠殺螞蟻的戲碼。這兒說的螞蟻,是那種每隻身長都超過180公分的巨螞--如果站起來,比好些人還高。終日不見陽光的洞中,先代的螞蟻大概是為了方便防衛,洞中的隧道槃起來總是又窄又迂迴曲折的。陰森的洞穴、路上隨處可見支離破碎的螞蟻屍體、尚存一息的螞蟻臨終前的悲嗚、以及......兩隻大搖大擺在走著的波利。

「救救我......」
馬雅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有事嗎?」發覺馬爾可異樣反應的馬爾可問道。
馬雅丟下一句『沒甚麼,走吧』就自顧自的走了。「是錯覺吧?」但馬雅總覺得有聲音在叫他。

這兒的人大多都忙著屠殺螞蟻,似乎對掉在地上的戰利品沒甚麼興趣。兩人一邊哼著『大豐收~大豐收~♫』這種怪曲子,一邊在撿著地上的戰利品。情況遠比他們想像中輕鬆,本來還以為要從撿骨技巧比自己高明得多的螞蟻上搶到東西可是不易的事,但螞蟻通常沒撿了多久,一道道火箭就已經瞄準並向牠射去了。更不可思議的是,好像並沒有人打算拿劍往這兩個不速之客頭上招呼。兩人快樂的撿骨著,不停的撿啊撿、撿啊撿,數十分鐘過去了,他們檢視著自己的戰利品,發出滿意的笑容。兩人一邊座下休息著,一邊討論著今後的去向,此時
「救救我......」
馬雅站了起來,嘗試著找出聲音來源
面對莫名其妙的馬雅,馬爾可顯得一頭霧水
「你今天怎麼了?老是有點神經質似的...」
「我是聽到了...」「你說聽到便聽到吧」
正當馬爾可沒好氣座下繼續休息時,突然玩家間一陣騷動
「找到了嗎?」「沒有啊」「上次給我掉空氣,今次我要報仇」「快點找牠!」
「MVP我吃定了」「我只要寶就好,管他M不MVP」
玩家間一片混亂,似乎正在尋找甚麼。此時有人大喊「找到了!就在二樓門口!」
本著好奇心,他們也跟著人群去了。

剛進二樓,他們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眼,一隻身高幾乎頂著高四米的洞頂,身長少說也有四米的龐然巨物背影,牠背後拖著一個巨大的腹部,八腳踏地,看上去就是螞蟻的超巨大化版,但其攝人氣勢和令人戰慄的感覺卻不是一般巨蟻比得上的。
「救救我......」
這次絕對沒聽錯了,是一把年紀非常幼的女性聲音。環顧四周:強壯無比的騎士、成熟性感的祭司、沉默無聲的刺客、忙於念咒的巫師...就是沒小女生啊!
「救救我......」
馬雅歇力的從人群中搜尋著任何擬似少女的蹤影,依然是毫無發現。
「救救我......」
馬雅遲疑了一下,一邊念著『不會吧』一邊慢慢的把視線移往那龐大的怪物。
「救救我......」
由正面看,怪物的上半身,就像被剖開外皮似的,露出裡面:看上去翻亂的觸手,無情而緊緊的束縛著她--剛剛一直在求救的幼女。她右手軟弱但頑強的伸出求救,左手已經淹沒在無數的觸手中,全身被數不清的觸手纏繞著,在觸手之間可以看到赤裸著的細小身軀--如果一名騎士高180CM,她大概只有130CM不到,肌膚白哲得像沒照過陽光,而且隱約可見有不少傷痕--可能是觸手弄成的吧?她發出微弱而無力的求救,細小的身軀和微弱的呼叫,與巨大怪物成強烈的對比。
「救救我......」她盡力的呼喚著,期盼有人能為她脫離險境。

此時遠處跑來無數的捲甲蟲。這種怪物快速的攻擊固然厲害,但其群體攻擊才是令人聞風喪謄。別說初階冒險者了,連最高級的冒險者一不留神,也會被其輕易擊倒。而眼前的捲甲蟲好像更是特別合群,一致的行動秒殺了無數比較脆巫師和祭司...但,螞蟻洞中有這種怪物出沒的嗎?在巫師和祭司也相繼倒下後,剩下的戰士們揭力奮戰,好不容易才收拾完這些大麻煩,在人們正專注於捲甲蟲,地上不知何時出現一個大型魔法陣。是誰放的?眼下巫師祭司死的死,逃的逃,剩下還有誰會放魔法?前面?後面?左面?右面?上面?不!在下面!地上突起無數尖銳的石柱,眼下鮮血橫飛,轉眼間地上就多了一堆走避不及,體質又弱的屍體。剩餘大難不死的冒險者,再次把目光轉向剛剛崩裂術的施法者--蟻后。

冒險者們束手無策的看著嘶吼著『快放開她!』,卻又礙於怪物手中的人質不敢輕舉妄動,攻擊處處有所制限--理論上應該是這樣沒錯......

「可惡的怪物,死吧!」一名騎士躍上空中,毫不留情的對蟻后使出狂擊,大有想把蟻后由正中一刀兩斷之勢,他沒看到女孩嗎?!還是...他攻擊的目標本來就是她?蟻后側閃了身,其龐大的身軀反而成了閃避時的阻礙。與其說這是為了避開攻擊,不如說是為了避免中間的女孩受傷。儘管如此,女孩還是受了一點傷,原來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是這樣造成的。

「沒事?再來!」剛著地的騎士馬上轉身,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
不能再讓她受傷害--心中這樣想的馬雅撲上騎士的腳上以阻止他的行動,馬爾可也加入阻止。現在奇怪的畫面--兩個果凍纏在一名一臉錯愕的騎士腳上。「這甚麼玩兒??」騎士厭惡的甩開腳下這個果凍狀物體「死波利別來煩我!」這一甩剛好把他們甩到女孩的身上。就在此時,他們化為一道光柱,消失在空氣中。
「可惡...又給牠逃了」

另一邊廂...
「這兒是誰?我是幾時?你又是哪裡?現在是...」
碰!不等馬爾可問完,馬雅敲馬爾可的頭「夠了啦...聽聽人家怎麼說吧。」
眼前的蟻后身邊圍滿小白蟻,和外面的兵蟻不同,這些的樣子都是超可愛的,可愛到可以和波利一比高下那種。被團團圍著的蟻后,身體中的觸手慢慢放鬆,緩緩的把中間的女孩放到地上,女孩頑皮的雙腳蹬地,轉過身來曲著身子,左手按著膝蓋,右手伸前向剛剛一直保護著她的蟻后道謝「辛苦你了~~」。天真無邪的樣子和動作真的好可愛...她真的是剛剛經過生死關頭的嗎?穿上身邊小白蟻遞上的白色小襯裙,面對馬爾可他們拉一下裙子作鞠躬,淡藍色的短髮,碧紅的眼睛,細小的身軀穿上飄逸的襯裙,散發出不一樣的氣質。未等他們反應過來,她跪座在地上作自我介紹
「人家叫雅馬,請多多指教」
「噗~不就和那傢伙只差一點嗎」馬爾可把身旁的馬雅拉過來
「甚...甚麼那傢伙...」馬雅的反應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我我我...我叫馬雅。請請...請多多多多指教」
「啊哈~這傢伙還會害羞耶。」「你以為你是純情小生嗎?哈‧哈‧哈~」
「沒想到你守備年齡這麼底喔」機會難得,馬爾可乘勝追擊,話帶諷刺的盡情取笑還在那邊害羞的馬雅。
「你...你說甚麼!」「唉唷~難道不是嗎?」馬爾可愉快的被追著打,兩人完全無視雅馬的存在。
「這個...那個...不好意思...打攪一下...那個...哇......」被無視的雅馬不知所措地看著兩個果凍球扭在一起。
終於記起雅馬在身旁的馬雅,停下手來沒再玩,馬雅也想起最初的疑問。
「那個...雅馬小姐」「叫人家雅馬可以了,喜歡的話叫小雅雅也可以喲」
「雅馬小...我說雅馬,剛剛的戰鬥是甚麼一回事?」
巨蟻族本身立場和人類並非對立,亦無意加以侵犯。牠們未曾以人類以及其莊稼為食,亦未曾以人類的家園為巢,確實對人類秋毫無犯。但人類光以其巨大的身軀,就認定巨蟻族是侵擾自己的魔物,加以獵殺。巨蟻不甘無辜被害,於是作有限度的抵抗。卻使『食人巨蟻』之名不徑而走。在近日巨蟻巢穴被人類發現後,更是不問情由大量加以屠殺。身為蟻群領袖的雅馬,希望以協商的形式和平的解決衝突,但當她一出現,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便馬上受到無理的攻擊。
「人家...人家只是...」說到這兒,雅馬的聲線開始咽嗚「嗚哇~~~~」
馬雅和馬爾可面對月個哭泣的小女生,顯得手足無措。
「對了,妳有甚麼願望?」馬雅想到這可以通用於所有人的問題來轉移話題
雅馬停止了哭泣「人家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玩」一手指天的她,又回復了剛剛天真的笑容。到外面去啊...多麼簡單的願望,但只要一天未能與人類和平相處,這個願望又是何等的遙遠。
「你由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吧?告訴人家可以嗎?」雅馬又大又漂亮的雙眼讓人無論甚麼要求也得答應,何況這等小事?馬雅開始比劃著手形容著:外面的世界是很棒的喔,不只有早上和夜晚還有日出日落、晴天雨天,有春夏秋冬四時景色變化。雨後彩虹是何等的漂亮;秋天漫山紅葉又何其的壯麗;朝陽夕陽又如何的令人心醉。這些在普通人眼中只不過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但對從未到過洞外的雅馬來說,希冀和嚮往溢於言表。雅馬聽得出神,說著說著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馬爾可就變成了她的枕頭。看著雅馬睡時滿足的微笑,馬雅不禁慨嘆:為甚麼這麼可愛的女生要受這種苦。

安靜的時刻沒過了多久,一聲轟然巨響,洞壁被轟開一大個洞,雅馬亦被驚醒。
「在這兒!」之前的騎士追到來了「這次看你哪裡逃!」
衝著寶物和MVP而來的殺氣,直接向雅馬投來。巨大的殺氣令雅馬只得抱著身邊的馬雅發抖。四方八面湧出來的巨蟻圍著雅馬,誓死保衛牠們的主人。與此同時,蟻后也趕到了,騎士們也不甘示弱,擺出一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態度,步步進迫。雙方氣勢互不相讓,組成一幅壁壘分明圖像,洞中所有人都進入臨戰狀況,戰鬥一觸即發。怪物互擊、騎乘攻擊、怒爆...騎士們使出各種的戰技;而螞蟻以自己血肉之軀加以阻止,螞蟻如潮的湧出,騎士們殺得性起,頃刻間地上已經遍佈巨蟻屍骸,巨蟻們築起的血肉長城令騎士們沒辦法前進半分。
「為甚麼...為甚麼大家就不能好好的和平相處......」雅馬這次並沒進入蟻后的身體中參與戰鬥,反而腳步躊躇,精神恍惚的踏步著,緩緩步向戰鬥核心。
「危險!」一支冷箭由人群中飛出,向著雅馬直飛。她雖然發現飛來的箭支,但似乎並未加以理會。卡察!清脆的破空聲後是箭矢貫穿物體的聲音,箭支穿過雅馬的右臂,鮮紅的血由傷口慢慢滲出,光是想像就夠痛了,她未有半點卻步,繼續的走著,終於走到一個比較高的位置上。
「各位,請聽人家說」雅馬舉高雙手,向場上的人呼喊。聲音雖然微少,卻顯得清晰而堅定。全場所有人都停下手來,看著台上嬌小的雅馬,而雅馬亦有所覺悟地開口「人家是蟻族的領袖雅馬,我們蟻族與......」未等她說完”與人類不是敵人”,一道破空聲劃破洞中,這箭不偏不倚,正中雅馬的眉心。中箭的雅馬瞬間全身失去支撐那細小身體的力量,跪下、向前倒在地上。眼神開始變得空洞,瞳孔放大,紅寶石般的眼睛流下最後的悲傷眼淚,右手似乎在渴求甚麼的伸出。與此同時,蟻后在一聲嘶號後,亦委然倒下。蟻后周圍的騎士撥弄著蟻后的屍體,尋找著他們想要的寶物。

為甚麼...為甚麼雅馬這麼無邪、無爭、無恨的人會落得如此下場?懷著永遠沒答案的疑問,馬雅和馬爾可合力把雅馬抬到洞外,黃昏時份,酒紅色的斜陽在地平線上投影著大地,一切景物的影子都被拉得長長的。
『人家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玩』
「妳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啦...」「外面的景色很美...對不對?」
自此,螞蟻洞外不遠處,多了一塊小木牌,上面用歪歪斜斜的文字寫著:
”雅馬之墓””~但願世界能和平”

=========================

以下以《ポ》代稱故事名
在我還在玩RO時,那時正在練商人(轉鐵匠)
在和一堆BOT練功,在那機械化的動作用,我看著紅樹區的波波利
感覺邊打邊檢BOT不要的收集品的自己,也有點像旁邊的波波利
無聊中在RO中和人聊天時想出來的,給波利升給轉職的設定
最後慢慢形成一個故事,這就是《ポ》的由來



本篇是《雅馬篇》
大概是2003年的10月左右開始,歷時4個月左右完成
當初寫的理念是:
"死也要把全身沒穿的蘿莉蟻后寫出來"
沒錯,當初的想法是滿過激的
事實上一開始整篇《ポ》都是有點エロエロ的味道
不是脫初心者的衣服就是來個服事衣服內亂跑w

當初並沒有想到這篇的結局,只是想了開頭
可是沒多就遇到瓶頸了,因為想不到故事發展
此時我想,都寫了這麼多喜劇了,偶爾寫一篇悲劇或許不錯
可是還是想不到怎寫,此時作文課的老師要求寫一篇故事
他提到一樣東西:文以載道(用文章來說道理)
姑勿論這是否正確,這時我想起當初《ポ》的另一個主題
"RO是人類欺負魔物的世界"(參考初心者修練場教官的問題)
悲劇,文以載道,人類欺負魔物,RO的實況
這四者在我腦中結合時
有如神來之筆,靈感飛快的湧現
最後完成各位所見的《雅馬篇》
我亦把《雅馬篇》作一點改篇後用來交了作文課的功課,似乎得到老師很高的評價,不過那天我蹺課了w

說一下名字的由來吧
當初我在RO有養了一隻波利
取名字時馬上就想到漫畫大王中
榊為一隻棄貓改的名--馬爾可,意思是"圓滾滾"
後來寫小說時,就用牠當主角了
有云物似主人形(爆),所以牠就變了這個德性
在想第二主角的名字時,因為馬爾可的關係
我很快就想到另一隻漫畫大王中的貓--雅馬‧馬雅
而在寫《雅馬篇》(原名:蟻洞篇)時
我查了一下資料,發現蟻后名也叫馬雅
我沒可能因此而把第二主角的名字的名字改掉吧?(那時已經寫了三篇)
此時靈機一動,"摻在一起做雅馬馬雅丫笨"
把蟻后中的蘿莉名命為雅馬
同時把這一篇番外篇的主角改為第二主角馬雅
(文中有個不少心殘留的痕跡,故事初段"「是錯覺吧?」但馬雅總覺得有聲音在叫他。"中,忘了把馬爾可換回做馬雅,可以到上個主題中去證實)
而"全稱雅馬‧馬雅,是為了紀念死去的雅馬"這設定亦是此時追加的

感覺整篇文都是有如神來之筆一樣靈感突發
所以到後來,也難以寫出更好的作品了
最後,我也退出RO了
熱血冷卻後,也再寫不出任何東西出來
說實的,我真的很想很想把《ポ》給大家看
可是我還未不負責任到拿明知沒結局的故事給人看的地步
此文大概會是絕響了(笑
所以,就一次也好,請好好的看完這篇,然後留下對故事的感想吧
<(_ _)>

相關連結:波利波波利馬爾可的大冒險--小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