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2

意識形態的戰鬥--《神勇飛鷹俠Crowds》《神勇飛鷹俠Crowds Insight》

意識形態的戰鬥--《神勇飛鷹俠Crowds》《神勇飛鷹俠Crowds Insight》

「藝術是意志的表現」,很多作品不只是娛樂,更是道志述理的載體。


動畫不是小孩專利

在極為保守的香港,「卡通都是給小孩看的」這觀念仍然是大眾的主流想法。也許曾幾何時這是大致正確的觀點,但時代變了,當年看動畫的小孩已經長大,動畫亦跟著蛻變。現在的動畫很多都是給成年人看的,有些別說是小孩,給成人看也頗為艱澀。

經典

還記得《神勇飛鷹俠》嗎?龍之子在七十年代的經典動畫,龍之子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六十年代,在七、八十年代曾製作了不少經典名作,公司中的製作者不少成了現今業界的中流砥柱,好些現在活躍的動畫製作公司也或多或少和龍之子有所關連,可說是代表早年日本動畫的製作公司之一。

在七十年代的動畫都以兒童為對像,《神勇飛鷹俠》雖然同樣以「正義英雄打壞蛋」這種模式運作,但是加入了環境、科學、戰爭這類現實命題,走出了純兒童向的模式,成為七十年代動畫的代表作之一。




《神勇飛鷹俠》

再生

龍之子因為製作不振在千禧年後知名度和影響力都越來越低,反倒轉向承包製作的路。但近幾年在一片懷舊風潮下,龍之子也將一些過往舊作推出來,比如《再造人卡辛》、《小雙俠》、《神勇飛鷹俠》,最新還有《幻影時光》。不過龍之子跟那些只是借機再撈一筆的公司不同,新製作的動畫都是很有心的作品,《神勇飛鷹俠Crowds》是事隔三十多年的新作,雖然沿用了部份舊作設定,不過故事的關連非常少,別說「沒看前作會有理解障礙」這種事,找中新作跟舊作的關連還比較困難,完全視之為一部份新的作品來看也完全沒有問題。


新生飛鷹俠G-TEAM。

社交網站 GALAX

《神勇飛鷹俠Crowds》不只把舞台搬到2015年,更以近年興起的社交網站和智能手機為主題,人們在名為「GALAX」的社交網站上面交流資訊,故事也是圍繞著GALAX 展開。爾乃美家累建立 GALAX的目標是人類的不流血革命,他的理想是一個沒有英雄的世界--不是沒有英雄存在,而是不需要英雄的世界,一個每人各盡已所能,幫助身邊有困難的人,而不是依賴幾個「英雄」去維護世界。

這可說是烏托邦中的烏托邦,他認為通過人工智能「總裁X」給受助者和協助者的匹配,可以達到這理想的烏托邦,在超出人力所能及的情況,則有名為Crowds的特殊能力,這原本是累所擁有的超能力,但他將這分發給特定積極助人者,稱為百傑。在故事中期,就演示了 GALAX怎樣幫助世上的人們,或者準確點說--協助人們互相幫助。


人們通過用智能手機上 GALAX來幫助有需要的人。

通往地獄之路

理想實行起來總是有問題,累分發Crowds給的人之中,並不是每個都認同他那過於理想的理念,亦有存在認為要激進流血革命,甚至利用這力量取利的人。更嚴重的是,累的超能力Crowds來源其實是外星人所給,名為山貓的外星人實際上是以令星球上的人互相殘殺取樂的慣犯,山貓不但要消滅人類,而且還是用煽動他們互相殘殺的方式,他那種扭曲的思想確實「癲得好勻循」,累建立的GALAX和Crowds反而成為人類的引爆點。

現代寓言

這可以說是一齣現代寓言,Crowds是力量、亦是權力的代表,最初將Crowds集中由少數人執行,比起代議政制更像是民主集中制,這種精英主義和英雄主義正正和烏托邦背道而馳,怎樣使用Crowds這種力量是《神勇飛鷹俠Crowds》的主題,同樣亦是現實中人類怎樣分配和運用權力的寓言。在少數力量存在這矛盾問題上,最和舊作一脤相承,飛鷹俠這正義的力量怎樣自處、而對少數力量的矛盾命題。

大智若愚

對於這些問題,動畫製作組也給出了他們主張的答案,那就是主角一之瀨初。初一開始印像非常吵耳,在以專配噪動角色聞名的內田真禮中,初也是一等一的吵,極為突出的感情起伏總結一句就是「太有精神」。但初不只是一般精神活潑,乍看她的行動像是不經大腦不理狀況,但事實上其深思程度遠超常人,在故事才剛開始就提出隊中從來沒人質疑的事--「打倒邪惡外星人」,眼前這個外星人MESS在想甚麼?是不是有甚麼想表達?真的是存心要害人?然後她在戰鬥之中採取令人難以置信的行動--在即將消滅MESS時放走對方,並阻礙隊友攻擊,甚至向敵人示好,試圖交流。這種教人目定口呆的反逆行動,最後卻收到正面成效,MESS並非抱持敵意,只是單純通過動作來溝通,使人失蹤的行為亦沒有加害的自覺,與初交流後也將失蹤的人放回去。從結果而言如果飛鷹俠只是不停追殺MESS,事情永遠沒完沒了,失蹤者也只會越來越多,比起「對戰」,「交流」才是更正確的行動,這種推翻飛鷹俠的存在價值的行動看似離經叛道,實際上卻是正確的答案,這並不是胡衝亂撞碰巧幸運,是初在首次接觸(對戰)時觀察所得和思考過後的結論。

初還再三質疑為何飛鷹俠必需要對世人保密,事實上隊長對這點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僅是要求大家遵守這規定,並試圖將這規定合理化。她種種看似不經大腦,不理會狀況的行動,其實恰恰是相反,她看到別人沒留意到的細節,思考別人從不在意、從不質疑的事,然要對不合理的事情予以否定。白痴做事亂來是因為不懂看情形、不去思考就做事;而初的亂來則剛剛相反,她是看透了事情的本質、思考遍對錯正反,最後才斷然下定論敢於挑戰不合理之事,可說是智仁勇三全。以初才16歲的年紀能有這樣超然的睿智,只能說是一種天賦異稟。不過和很多天才一樣,初不擅於將這些她非常自然的思路解說和演示給身邊的人,看起來就像個天真的傻瓜一樣。道家的「大智若愚」是指事物到了極端反倒像另一極端,指的就是初這種超然的睿智,而且她從不向不合理的事物妥協,堅持只以正確行事,但又甚少作解釋,所以才令人有她白痴亂來的錯覺。


初對問題應對非常乾脆:網絡流言中傷?關掉網絡就不用在意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規定?擇善固執就是了。對於山貓這種真正的瘋子,初不是那種「說不過就打爆對方」的二流劇本,而是去思考、試著去理解、接納並包容對方,這種大愛已經是聖人的等級了……不!連同她有此等睿智卻仍然能保持赤子之心,事事興奮好奇,相信並感染身邊的人,甚至是超越聖人了。


初的能力是『設計師的NOTE』,變身後的武器是剪刀。

簡而精

《Crowds》另一個厲害的地方在於,雖然它有這麼複雜沉重的主題,但同時仍能描寫到很多角色的心境和矛盾,每個主要角色都有自己獨有的內心困惑矛盾,派曼的是自己的膽怯與無能;丈是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和自我放棄;清音是聽命循規而失去自我意志;現的是因為異常而產生的自我嫌惡;還有影射菅直人的首相理想被現實磨滅和無助;百傑成員梅田急於改革世界等等,在每個角色上所花的時間並不多,但輕輕幾點著墨就使角色有血有肉,大野敏哉的編劇和中村健治的表現能力功不可沒。

取捨

初看《神勇飛鷹俠Crowds》大概會非常不習慣它的作畫,人物相當簡化平面,缺乏光影變化而且常常變形。不過這實在是情有可原,雖然人物作畫簡化,不過畫面中的資訊量甚高,在畫面中有很多細節,這些細節如果仔細看都能表達《神勇飛鷹俠Crowds》的世界,背景和細節繁雜,人物自然要比較簡化。另外《神勇飛鷹俠Crowds》的作畫動量非常高,不只是戰鬥畫面激烈,平時角色尤其是初的小動作甚多,也表現了她活潑陽光的一面,用一時的作畫交換算是相當化算。還有說到《神勇飛鷹俠Crowds》作畫不得不提那OP,由神風動畫製作的OP實在非常精美,如果仔細解讀還能看出很多意識象徵,已經是一種藝術了。

故事未完

在《神勇飛鷹俠Crowds》的最後,Crowds從原本特定資格的人才能使用,變成任何人皆可以擁有的力量。權力從特定的人手中解放至每個人,恰如世界民主代的進程,那是否就「從此王子公主幸福愉快的生活下去」?當然是否定的,並不是因為有續作故事才這麼確定,而是因為Crowds這種力量如果是誰都能擁有的話,一定會有人打算拿來惡用,亦會出現反對其存在的人。

遲來的異議

在《Crowds Insight》一開始,就出現紅色的Crowds,紅色的Crowds自稱來自名為VAPE的組織,以鈴木理詰夢為首,他們的宗旨就是要消滅Crowds的存在,而方式是透過用Crowds為惡,令人們主動放棄使用Crowds。鈴木明顯就是傳統右翼形象:精英主義、性惡論、保守反對改革。《Crowds Insight》播出是2015年,那時你跟筆者說英國脫歐,想會遭到一下白眼吧。一如全球化遭到的反撲,這開場的故事算是補筆了前作太過理想化的完結,然後才是《Crowds Insight》真正的故事。


紅色Crowds,頭上只會顯示YACK,意為「討厭的感覺」、「廢話」。

團結

名為杜蘭莎的外星人意外來到地球,杜蘭莎能將人們內心所想以顏色對話框具體表現,亦可以吸收對話框以了解大家的想法,他希望人們能有團結一致的想法,從而變得世界大同,他過去所待過的星球上亦確實消除了犯罪、戰爭等的問題。為了實現他團結統一人們想法的理想,他開始競選首相。

歷史在重演

整個《Crowds Insight》,都有著整為濃厚的政治比喻,故事中段人們主動放棄Crowds,以至放棄思考隨波逐流,將一切交給成了首相的杜蘭莎,這段的部份在現實歷史中可以找到類似的段落,最接近就是二戰前德國納粹上台這部份。

德國是很早就實行民主制度的國家,很早就具有完整的民主制度,但是希特拉為首的納粹黨,利用人們懶於思考,但又想要美好環境的矛盾,一步一步地合法利用既存民主制度,令人們自動將權力交出,成為實際上的獨裁。

同樣地,團結一致的想法換個方向就會成為了一種集體主義,原本由每人本質上思想同調的理想,漸漸歪曲到控制所有人的想法強制達成一致,在這種社會中容不下任何異議者,在現實的獨裁體制中都存在這種特性,納粹時期的德國,建國初期甚至現在的中共,二戰時的日本,時至今日的北韓。


還記得那句「和諧並不是一百人說一樣的話」嗎?

思考的重要

《Crowds Insight》借去除一切惡意的杜蘭莎,以他來推行思想統一,以此說明就算當中不包含任何惡意或陰謀也好,還是會導致社會的倒退。民主制度就是由人們決定社會政策的制度,這建基於每個人都要思考他們所決定的事,民主和民粹都是由所有人去共同決定事情,民主是每個人都經過思考,權衡事件本身利害得失後作出的決定;而民粹則是每個人都僅憑自已的感覺,沒思考過事件本身就下決擇,就算是完全相同的制度,一但停止思考,民主就會變成民粹,這是《Crowds Insight》借著虛構的故事告訴人們,停止思考的民主制度會有多可怕。


讚同4%、反對2%、交給杜蘭特決定94%,懶於思考是民粹和獨裁的溫床。

空氣

《Crowds Insight》從一開始就一直提到名為「空氣」的東西,這兒不是指物理上組成大氣層的氣體,而是一種環繞在人群間的氣氛,日本人會用「不(懂)讀空氣」去形容不理解甚至破壞人群共識(氣氛)的人。不論任何時代,日本都是個很注重「空氣」的社會,人們慣於摸索這種想像中的共同意識並遵守之,最詭異的是有時某種想法明明不是團體中大部份人所想,但因為他們都認為大家都是這麼想而遵從,具體點舉個例子:明明大家都覺得某食物不好吃,但因為認為其他人都會覺得好吃,為了跟隨這「想像中的共同意識」而讚這食物好吃。這種重「空氣」的習慣造就一個不敢表達自己的社會,就像《Crowds Insight》中空大人出現後的情況一樣,這情況絕不是空想,而是現實日本的寫照。

在《Crowds Insight》也直接指出,這種追隨「空氣」的習慣會帶來名為戰爭的悲劇,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過去真實的日本就真的變得如此,人們懶於思考、追隨大眾共同想法,這樣的大眾很易被有心人撥弄下變得極端,如果覺得戰時日本很遠,也可以看看文革時的中國,人們沉浸在相同的氣氛中,因為有了「集體」這個大義名分,變得可以毫不在乎地傷害集團以外的人,以及提出異議的人。


作品中壓制思想的表現:強行將勝利手勢合攏。

警世

無獨有偶,日本在《Crowds Insight》播出期間通過了安保法案,有社會學家指出,近兩年日本的社會氣氛,越來越像二戰前的日本,人們懶於思考,對政治漠不關心。雖然根據訪談,《Crowds》和《Crowds Insight》的系構大野敏哉曾表示動畫播出期間通過安保法案純粹是巧合,不過顯然他是想通過動畫作警世,警告世人尤其日本人不可以重轁二戰時的覆轍。


善於提問但不善解答

無論《Crowds》還是《Crowds Insight》,在故事中都提出了令人深思的問題,但說實話所提出的答案卻不夠力,有過於御都合的問題,也就是沒有足夠說服力,直接跳到所需結果的情況。《Crowds》中人人均能利用Crowds 力量的世界不會這麼和平、《Crowds Insight》中人們決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變得會主動思考,但畢竟這是個現實中也無解的問題,實在怪不得製作組。

60%的改變

《Crowds Insight》的新角色、飛鷹俠新成員三栖立翼,其編號是G-60,這個60號的意思應該是來自她代表60%的人,故事中提出2-6-2理論,即是人群中有20%主動、積極、有能力的人,20%消極、愚昧之人,剩下60%是隨風向搖擺的一般人。最初翼不明白那20%為何要有這麼複雜的深思,到中期流於跟其他人一樣,她的主張是很一般人的代表,《Crowds Insight》通過翼最後開始思考自己和處世的事,來肯定普通人也是可以變得能自主思考的,亦是借此勸世,勸人們不要放棄思考隨波逐流。


不擅長思考的一般人代表。

超然的英雄

亦因如此,初的定位從《Crowds》的「思考者」變成《Crowds Insight》中的「引導者」,她的戲份變少,發言和表現量尤其減少,反而令人懷念起《Crowds》時的吵鬧了。具有超然睿智的初在整件事中大多數時間就只是在旁觀看,她不是鈴木那種明知會死卻在看好戲的冷眼旁觀,只是她沒有去主動干涉、或者說明事件,這源於她那種天生就看透世事,反而不明一般人在迷茫甚麼。山貓同樣是看透事情,不過向來好事的他當然樂見往壞的方向去,而老爺因為過去的經驗明白事件的問題,只是沒法改變大家就只有靜觀其變。在整部《Crowds Insight》中她都在思考怎樣才是英雄,到最後初明白到必需要改變人們追隨「空氣」這事,所以才有最後的行動,貫徹她所想通,英雄的本質--燃燒自已照亮他人。


初的定位在續集中有所改變。

教人深思

《神勇飛鷹俠》的兩部新作雖然風格和外觀上都和舊作有很大出入,但在省思現實、探求何謂英雄的核心思想卻是和舊作一脈相承的,是一部教人深思的警世作。

最後,希望各位在能看看這部警世動畫,在這之餘也能想想這個世界,應該怎樣去走。


Gatcha!

原文刊於GAME WEEKLY,經增刪修訂後刊於作者的BLOG、format-ACG、香港獨立媒體。




2016/07/09

初音ミク原創曲《サイハテ》歌詞翻譯

《サイハテ》(最終)是小林オニキス的歌曲,從最初就已經是連PV的版本,不但在較早期的VOCALOID曲中少見,而且無論樂曲、調聲,以至PV的作繪畫和製作都是由小林一手包辦,足見其多方面的才能。那PV由色塊組成像拼貼畫段的印像畫隨節奏跳動,教人印象難忘。
《サイハテ》歌名是將「最果て」寫成片假名,「最果て」有最後、端末之意,而歌名指的「最終」,就是人生的終點:死亡。
《サイハテ》是以火葬為印像的歌曲,歌中兩次提到的門,其實就是火葬爐的門,那門打開將逝者推進去,成了逝者的最後一程,也是離開人世到「彼岸」的路。當火葬爐的門,就是天人永隔的時刻,那紅紅的焰火,為逝者的人生點上最後的色彩,最後化成一縷輕煙,與雲和雨結合,回歸到自然之中。
生死乃藝術表現常見的題材,《サイハテ》之所以在眾多VOCALOID曲如此特出,並不單單是因為其題材,雖然這是為逝者而作的歌曲,但並不是那種常有強調悲傷、沉重的調子,《最終》不但樂曲輕快,歌詞也沒有過度渲染死亡和悲傷,就是淡然地目送並對逝者、以及對逝者的情感道別,這超然於生死物外的氣氛,由無機質的VOCALOID演唱是正恰到好處,讓人留下深刻的印像。因此《サイハテ》被人冠以「歌葬」的TAG,以歌曲送別逝者的意思。
這歌曲的解說文章在我於《ACG ZONE》專欄刊出的時候,就是我外婆離世火葬的時候,如今我再一次將這歌獻給先母。
當這門閉上 我倆就將會遠去
那曼妙的情感 那曼妙的情感
永別了




《最終》
曲、詞:小林オニキス
譯:末日幽靈

むこうはどんな所なんだろうね?
彼岸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無事に着いたら 便りでも欲しいよ
平安到達的話 就來信告訴我吧
扉を開いて 彼方へと向かうあなたへ
門打開來 面對向彼方遠行的你
この歌声と祈りが 届けばいいなぁ
這歌聲與祈禱 若能送到你那裡就好了

雲ひとつないような 抜けるほど晴天の今日は
萬里無雲 清澄的大晴天
悲しいくらいに お別れ日和で
是悲傷的 別離的日子
ありふれた人生を 紅く色付ける様な
仿如要將人生染上焰紅色般
たおやかな恋でした たおやかな恋でした
那曼妙的情感 那曼妙的情感
さよなら
永別了

またいつの日にか 出会えると信じられたら
相信著會在某天再重逢
これからの日々も 変わらずやり過ごせるね
從今以後的日子 也能像往常一般走下去

扉が閉まれば このまま離ればなれだ
當這門閉上 我倆就將會遠去
あなたの煙は 雲となり雨になるよ
你的輕煙 將化作雲和雨喲
ありふれた人生を 紅く色付ける様な
仿如要將人生染上焰紅色般
たおやかな恋でした たおやかな恋でした
那曼妙的情感 那曼妙的情感
さよなら
永別了


2016/05/23

但願活無限

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不是玩笑,我從小學就在思考這問題,
隨著認知增加,那概念越來越明確
我一直認為人生就是尋找完成自我之道,
是要找出值得寄令終生的事,並盡力實行之
我認為我要的是道、是真理、是闡釋世間一切之法

但在這之外,這幾年又時常隱隱約約覺得有點別的東西是我所渴求
雖然可能很失禮,但在山口昇、藤原ここあ、samfree
特別是其實年齡跟我差不多的後兩位,幾位去世的時候都給了我好些衝擊,主要是從眾人的反應和自已的感概中
我對生死看的比較淡然,除了其實不算很重的婉惜感
我反而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開始再問自己,Where am I going?

為甚麼我會對活得比我還短命的兩位帶有羨慕之意?
單單是因為他們的人生有如煙花般曾經絢爛?
「生有限,但願活無限」,
因為某新聞這句被重新翻出來
那個隱約察覺到的渴求似乎被具體地描繪了一點外框出來
他說「我們at the end of the day,大家都在那兒(墓地)。但我不同,不是因我有錢,而是因為我留了些痕跡,做了甚麼在社會上。」
也許我羨慕的,是曾經在眾人的心中、甚至社會、某個時空之中留下了自已的痕跡
其創作中蘊含著作者的意志,優秀的作品和當中蘊含的意能穿越時空、穿透人心
就像幾位作者般
生有限,我們肉身有限期,生命有極限
唯有這種意志能穿越時空,
除了真理,我想要我的存在能以這種形式
穿越時空存在於世
這就是
活無限

2015/01/21

重音テト原創曲《吉原ラメント》歌詞翻譯

重音テト的歌有很多,不過論最廣為人知的歌曲,應該是《吉原ラメント》吧?扣除玩票性質加上唱見回流功勞的《おちゃめ機能》它是唯二UTAU的歌曲能成為傳說的異數。(其實我超不想承認《おちゃめ機能》是另一首傳說,這再生得來有點不光彩…)歌中的主角花紗音和平常的テト不一樣,倒是年齡符合テト31歲的設定,三十路の色気XD



《吉原ラメント》是以日本江戶時代藝娼為題材的歌曲,「吉原」是江戶時代幕府官方認可的遊廓(妓院區),也就是在「吉原遊廓中的哀歌」因此歌曲中也有混雜遊廓用語,比如第一人稱「わっち」,譯詞中以「妾」應對之。這次翻譯歌詞時下了不少功夫,多取意境而不直譯,用詞也偏向古語,像「亲迎於勾欄 共渡春宵」這一句,我雕琢了半小時才決定用這句。


歌中橙色夕輝的花是指向日葵,花語信念光輝愛慕,靛青色的花,也就是紫陽花日文音讀為「しようか」,因此成了「今晚しようか」(今晚可以喔)的暗語,漸漸演變成娼婦的代稱。向日葵變成紫陽花,就是指原本人生充滿希望的少女,變成娼婦這事。


和 《夢みることり》中賣藝不賣身的藝妓不同,藝娼完全就是性工作者,歌曲中亦包含若干性暗示,不過用的是含蓄的借代描述,如果不是知道也不會明白用意。日文會用「抱」去代指性行為,就像中文「共枕眠」一樣,當然不是指單純的一起睡了,「身上盛開的花」其實是指處女血落在被褥上時的痕跡,至於 「數著污積」,是以前流傳,行房時分散注意力忍耐的方法:「數天花板上的污積,很快就過去的」,傳統男上女下的時候,女性望著的就是天花板。


沒有自由,只能不斷出賣肉體的生活,就像雨天般暗無天日,買來的「愛情」僅僅是虛偽的無愛之性,在這稱為遊廓的鳥籠中,唯一能希冀的就是哪天有人替自己贖身,離開這個煙花之地,這就是吉原遊廓中的哀歌。














《吉原哀歌》

作曲/作詞:亞沙
主唱:重音テト
翻譯:末日幽靈


江戸の街は今日も深く夜の帳カケテいく
江戶的街中今天也降下深沉夜幕

鏡向いて紅を引いて
對著鏡子繫上胭紅

応じるまま受け入れるまま
順從依然 接受依然

橙色輝いた花 
映照橙色夕輝的花

憧れてた望んでいた
曾經帶著憧憬期望

いつの間にか藍色の花
不經覺間成了靛青色的花

けれど私安くないわ
但我並不廉價


まことはただ一人のどなたかの為だけに咲いていたかったのだけれど
誠然 縱使應該只為一人而開

運命はわっちの自由を奪い、
命運奪去妾的自由

そいで歯車を回していくのでありんす
將靜止的齒輪轉動


偽りだらけの恋愛
以虛偽填滿的愛戀

そして私を抱くのね
再與我共枕眠

悲しいくらいに感じた振りの吉原 今日は雨
悲哀感觸迴盪的吉原 如今是雨

貴男様どうか私を買っていただけないでしょうか?
閣下願意買下我嗎?

咲き出す傘の群れに 濡れる私は雨
盛開傘群中 濕透的我是雨


行き交う群れ 賑わう声が
絡繹人群 叫賣之聲

ひしめき合いもつれ合い
揉合糾纏

願うことはどうかいつか
祈願原終將有天

鳥かごの外連れ出して
被帶出鳥籠


まことは行く宛などなくなってしまいんしたのだけれど
誠然 早已無處可歸

こなたの籠の中から見える景色だけはわっちをいつなる時も癒してくれるのでありんす
此般籠中所見之景 時刻療養妾心


偽りだらけの恋愛
以虛偽填滿的愛戀

そして私を抱くのね
再將我買下

私に咲いた花びら
在我身上盛開的花瓣

濡れる心に降るは雨
悲泣之心降下的是雨

貴方様どうか私と一夜限りの戯れを
閣下與我僅限一夜的戲情

望む染みの数が 鈍く心に刺さる
數著污積 錐心泣血


憂いを帯びた花
微帶憂鬱的花

望む 果てる
熄滅的希望
「ようこそおいでくんなまし」
「亲迎於勾欄 共渡春宵」


恋人ごっこの夜に
裝作戀人的夜裡

吐息「あっアッ」と鳴かせて
「啊…」的吟聲

悲しいくらいに感じた振りの吉原 今日も雨
悲哀感觸迴盪的吉原 如今亦雨

偽りだらけの恋愛
以虛偽填滿的愛戀

そして私を抱くのね
再與我共枕眠

悲しいくらいに感じた振りの吉原 今日は雨
悲哀感觸迴盪的吉原 如今是雨

貴男様どうか私を買っていただけないでしょうか?
閣下願意買下我嗎?

咲き出す傘の群れに 濡れる私は雨
盛開傘群中 濕透的我是雨

2014/10/13

MTG論傘革


和友人談及傘革時
用打DECK去比喻

689不能真的出槍出軍隊
所以我用Allow control(純藍count control)來比喻
相對的傘革就是紅綠beatdown
(雖然有想過白aggro形象比較配合,但卡不對)


學民百幾人衝入廣場(電震)原本是小事,根本可以置之不理
電震對目標玩家或生物造成2點傷害。


但689上一局72遮打清場贏得太爽,又圍人又胡椒(倒退),一心要贏到盡

倒退反擊目標咒語。重置至多四張地牌

沒想到市民看不過眼出來發聲(喉音回應)
喉音回應反擊目標藍色瞬間咒語

慌了陣腳的689連雙面刃催淚彈(橫阻)都要出埋
橫阻你可改為將你操控的三張海島移回其擁有者手上,以代替支付橫阻的魔法力費用。 反擊目標咒語。

結果給了機會有和平理性兼受害者光環(辟邪),找人來打都打不死(重生)的巨魔苦修士出來
 ←巨魔苦修士巨魔苦修士不能成為由對手所操控之咒語或異能的目標。

{1}{G}:重生巨魔苦修士。


這時候再想武力清場(動盪),無人知後果會怎想,拿在手上十五十六
動盪將所有永久物移回擁有者手上。



689只能出傳媒輿論(時間專家),一方面限制苦修士攻擊,一方面借機陰乾傘革的勢力(地)
時間專家{U}{U}{U},{T}:將目標永久物移回其擁有者手上。



接下來想不到辦法衝爆689,他只會儲到更多的手牌和資源,陰乾傘革
除非,我們能結合出一個無可阻擋的克撒之
怒,而且不會方向錯誤搞到自己打自己吧

克撒之怒克撒之怒不能被咒語或異能反擊。 克撒之怒對目標生物或玩家造成3點傷害。若曾支付其增幅費用,改為克撒之怒對該生物或玩家造成10點傷害且此傷害不能被防止。

方向錯誤:你可以將你手上一張藍色牌移出遊戲,而不支付方向錯誤的魔法力費用。 為僅指定單一目標的目標咒語更改目標。





2014/10/05

我在旺角的圍城記



現場高空照片
(時間推測為1800~1830左右)
圖片來源:明報

示意圖(不依比例)

我是縮骨遮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的支持者,
在「旺角圍城」一役中,處於衝突中心位置的人

先說,我不是甚麼勇武派,
我只是一個剛從鍵戰轉職的新米,一心想去中央帳篷看有甚麼能幫,
結果被迫打了一場籠成戰的普通人

我雖不住旺角,但除了網絡外,說我的生活重心都在旺角亦不為過
我對旺角一直有一份特別的感情

2014年10月3日3時半到6時45分,我經歷了畢生難忘的逆轉劇

P.S 我記起甚麼細節會再追加目前是 10/15 1953版本

↓↓↓以下前置,無聊,可略↓↓↓
前一晚本來以為金鐘會有需要,往旺角朋友處集合,準備隨時飛的往金鐘
但看到689的廢話和戴某學聯的反應,看來不需要出發,我就借宿朋友家中,因為回家太遠
2時多被雷聲驚醒,雖然睡眠不足但還是馬上檢查TWITTER

旺角出事了

把昨天攤出來的行裝收拾,馬上前往支援
↑↑↑以上前置↑↑↑



「1521 山東街交界路障已被拆,有人阻撓未能重建」

一路上看到昨晚平和氣氛不再,路上是零星的口角,曾經是路障的物品堆在路旁
我四處尋找黃絲帶的蹤影
沒有……四處張望,仍是沒有
舉見所見,盡是藍絲帶
焦急的我終於找到一位戴著黃絲帶的老伯,一人獨力與身邊最少5,6個人論戰
我想開口幫忙,卻張口結舌
虧我還自稱文字工作者,到關鍵時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對不起,我的怯懦在此刻表現無遺
終於勉強開了口,但一開口就是空有激動情緒,其餘甚麼都不剩,言不及義的廢話
另一個老伯拉離開要我冷靜


「1528 朗豪方對出彌敦道路障剛被拆 大量藍絲帶在場叫囂」


「1533 朗豪方對出彌敦道大量藍絲帶在場叫囂,黃絲帶被包圍 」
(圖中間站了上花糟那幾人)

看到另一群5,6人的黃絲帶被過百人的集團圍著叫囂
我卻連前往協助的勇氣都提不出來……

「物資站呢?」
突然想起昨天為我小小一瓶冰道謝了4,5次的義工
衝去物資站看到的,是已成頹垣敗瓦的前物資站
義工在大量人群的噓聲中,收拾著剩餘物資
我只能協助空出分隔運送通道


「1539 旺角物資站被毀壞與圍困,被迫撒收」

一陣歡呼聲,我知道絕對不是甚麼好消息
記者高台的記者朋友被人群迫下來
我意識到中央帳篷
因為人群的圍堵,幾步之遙就像香港與普選一樣遠
從小回鄉過海關時練成的穿插技巧派上用場,勉強鑽到封鎖線前


「1553 匯豐對出物資站已倒 十字路口中心帳篷(本陣)被圍城」

封鎖線我並不陌生,但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要前往封鎖線鎖住的地方
當時警察並不多,大概2米左右才有一個警察
我腦中想了很多個說服警察讓我進去的理由
但焦急的心壓過害怕擅進封鎖線的心
我趁警察分心時鑽了進來,飛奔進中央帳篷(以下請容我稱為「本陣」)


「1602 警方已經在四面建立封鎖線,本陣雖然暫時安全但同時也成了孤立無援」


本陣我猜大概有百多二百人吧
我當時是想著看本陣是打算撒收還是怎樣,看有甚麼能幫忙的
才剛來到,拉起本陣的繩就正在被藍絲帶切斷,結繩位置在封鎖線外,我們完全無能為力阻止
我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本陣不能倒」
這裡是佔領旺角的原點,也是重建的重要地點,
假使這兒清場,旺角據點亦不復再,會成為整個縮骨遮革命的沉重打擊
身體比思想更快,我和附近幾人馬上抓緊本陣的柱子
因為原本是以繩的拉力支撐,說是柱子其實不過是幾支姆指粗的膠水管而已,下方也沒任何固定物,旁邊的支柱在拉扯間更一度拉成近90度
義工急忙在四處穿梭修補捆扎
我想起帶出門,連具體要拿來做甚麼都說不出,只是「覺得會有用」就帶來了的封箱膠紙
馬上拿出來協助加固,說實的這種時候一件像樣的工具真是太有用了
因為我個子不夠高,旁邊看著我笨拙地卷著膠紙的外國人似乎想協助我
我的破英文只能說出「HELP PLS」,還好他意會到大家想請他做甚麼
看著他把膠紙卷到一個足以固定那幾支水管和木棒的高度
這時他本來高我一個頭的身影,仿佛又更高大了
同樣地我只能詞窮地用一句句「THANK YOU」表達感激

雖然每條柱子都得同時有幾人扶著,但本陣勉強繼續撐著
定心下來的我往外看
我進本陣時封鎖線外只有一圈藍絲帶,現在變成最少4,5圈了
原來人在面對恐怖事物那一刻,腳還真的會發軟
我去了第一防線,也就是最外的防線上,與不認識的黃絲帶戰友手牽手,手挽手結成人鏈
我不知跟我牽手的朋友是怕被衝斷還是怎樣,他握的很用力
說來慚愧,我很少跟人這樣手牽手,
我初次感覺到股勇氣和力量從手中傳來是怎樣的感覺

與之相對,是我們正對面兩三米外的藍絲帶,他們不斷的叫囂和漫罵
說實的我不知他們為甚麼說來說去都是漢奸賣國賊之類的
平時說我漢奸賣國賊,我完全不痛不癢
但這時是上千人圍著你漫罵,單是那種惡意就足夠將人心撕破
被過千人敵意圍困的絕望襲擊本陣的每個人

在警方的封鎖線和我們的人鏈之間有個兩三米的隔離地帶
除了警察外,是各國記者活動的地帶
幾乎你叫得出名的媒體都有來了
就當我見識少吧,這場面真是第一次見
我和旁邊的戰友們消解恐懼的方法之一就是低聲討論著眼前游走的記者們
「哇連CNN和BBC都來了」「這些大台才理所當然吧」
「大陸維穩雞(指鳳凰衛視)也來了」「更正一下,他們是披著港資皮的大陸台」
「這哪的?」「東森,台灣來的,少理為妙」
「○粉報來了」「最好別找我訪問,不然要他好看」
「亞視?乜佢仲有人睇架?」「原來它未執的嗎?」
我們的CCTVB當然也有來,向我左邊有點距離的戰友訪問
他沉默了2,3秒,我大叫「不要接受維穩台的訪問啊」
那記者就灰溜溜的走了
「他們只會歪曲事實」「連自己新聞主播都叫大家看別台」
141015 19:53更新補充 一群無綫新聞部記者的公開信
(非常抱歉,當時意氣用事,留難了前線的你們…)
NOW和有線也有來,我們就對他們說出自己心聲
說著說著有戰友差點要崩潰,我們去安慰她

就像大家所預想,只由這點警力建立的封鎖線只防君子不防小人
藍絲帶不斷在壓封鎖線,我們和藍絲帶的距離縮短到剩下半米
那封鎖線膠帶被扯得像我們的神經一樣繃緊
有時還會有雜物丟過來,被擲正頭的戰友小哥一動不動,默默的堅守著防線位置
藍絲帶的語言暴力也是一刻都沒停過,
他們會不停的指罵並向前踏步,借機衝擊封鎖線
有戰友沉不住氣回應,對方就是更發奮的指罵和衝擊封鎖線
我們會把那位戰友從人鏈拉進支援帶,其他人補上其位置
再由支援帶中的朋友拍他肩膀,讓他冷靜下來,或者回本陣中休息
我也有試過一次沉不住氣,也是第一次體會,這樣的肢體接觸真是很有效令人冷靜下來


支援帶是指外面的第一道防線和內面的第二道防線之間的空間
記者會在這兒做詳細訪問,有事要呼籲的人也會在這叫喊
有人拿著身上僅剩的物資在支援帶分派給需要的人
不過大家心知肚明失去物資站的我們根本沒多少物資可用,
都盡量避免消耗物資
我呼籲大家輪流回支援帶用手機向外求援,
因為這時不分陣營都已經無法進入本陣
只能請求大眾像928那樣用反包圍支援
順帶一提,其實我一直在爭取時間拍照並傳出TWITTER
一方面是報導現況,一方面是尋求救援
雖然因為現場狀況不斷,不太有餘裕拍攝和發TWEET
有時拍攝/打字到一半又有突發事件,趕忙塞進袋中又去支援了
這時的3G JAM線很嚴重,一個連圖的TWEET甚至要十幾分鐘才發得出,我焦急得連智商都下降了不少,甚至舉起手機希望接收會變好,手機是溫燙的,尿袋要用到第三個…

16時半左右,警察和義工開始收拾和搬走帳中的東西
他們所言是怕裡面的東西堆積會做成危險
這些東西會做成危險只有一個情況,我雖然意識到但不想說出來
但那個搬空的程度幾乎甚麼都不剩
在我們大聲叫喊下,才勉強保住了廣播擴音器
這到底是誰的主意,是不是甚麼陰謀,我已經不想去想了……


「1706 上海商業銀行外物資站帳篷被拆」


「1719 警方封鎖線被衝破,我們組成人鏈阻擋,警察被夾在中間」

該來的終於會來
17時06分,上海商業銀行外的物資站被拆,
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家的心血倒下來
17時17分,警方封鎖線膠帶被扯斷,
藍絲帶和我們和警察衝來,警察們被夾在中間
一開始有部份戰友按習慣的舉高雙手,但衝來的力量實在太大
很快我們本能地用互相搭肩的方式,築起名副其實的「血肉長城」
而支援帶中有人待機,哪邊有藍絲帶衝來,就過去協助頂著
我們的防守線有四個方向,常常一邊衝擊剛緩,另一邊的又來
不時要大叫「守住自己的位置」之類,提醒不要因過份支援而做成防守真空
有人受了傷,只能退回本陣
這時有佩帶黃絲帶的人被打的消息傳開
大家都把黃絲帶除下
我對這動作極度抗拒,覺得這就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明明白白的向暴力屈服,停止展示自己的意志
我拒絕除下黃絲帶,大家也沒有迫我,都只是叫我自己小心
有戰友更對我這小小的任性行為舉起姆指
順帶一提,這絲帶因為衝擊期間的碰撞等,有一端嚴重掉線
就容我自我滿足地將此當作小小的武勳吧


這時的警察並不是沒做事
他們一直在第一線制止藍絲帶衝來
雖然他們立場顯然是站在反傘革上
「你們想快點解決件事就先退後」「我們都是你們那邊,但不能這樣衝」
但可能因此,藍絲帶多少有聽警察的話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名體形高大的光頭外藉警員
哪邊有藍絲帶衝來,他就第一時間衝去,把人擋下來
我有種看到三國無雙的武將那種感覺
軟硬兼施下總算勉強重建了半米的分隔區


但這分隔區隨著六輛巴士駛走又再消失
巴士在17時33分駛離
失去巴士作路障,往後的運動一定更困難
但巴士駛離在當下最直接的影響是
藍絲帶乘機又把拉開的距離回到零



「1733 原本停在匯豐外的巴士陸續駛離」

這時是最痛苦的時刻
我們大多都不是有衝擊預備的一般人,突然陷入籠城戰,身心都急速劇烈消耗
雖然發了求援訊息請求反包圍,但我們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實際上有沒有人來
所謂「沒有必救之兵,就沒有必守之城」
只能毫無根據的互相安慰「沒事的,撐到放工時間大家就會陸續來了」
心中想的是「到底是我們先失守,還是援軍先到」

就在這個最絕望的時候
本陣中央傳來一個令人失望且憤怒的消息
說金鐘那邊的人(後證實是戴某)要我們撤離
先不說憑甚麼指揮這種話了
這個時候,根本就無路可退,你一縮,防線一崩潰
外面的藍絲帶就湧入來
帳內有受傷的人,學生,女仕,記者
後果我只能用不堪設想來形容

當時有人拿著HKU擴音器的人(我真不知他身份)說
「如果有人想離開,可以在這集合,警察會護送離開」,
剛說完大家就在原地奮力大叫「堅守」,
一邊叫,我今天首次真正淚堤崩潰
這淚,有焦慮、有無助、有恐懼、有悲憤

是,我們沒立場要任何人留下,警方也答應了會保護離開的人
但聽說當時離開的人,在警察離開後就被打…
何況戴某根本不了解現場形勢有多險峻
(我在這是用最大的善意推測,
戴某只是不知道我們這兒處於根本不可能撒退的狀況)
當時本來也只是勉強守住的人手,再減少了會怎樣,不言而喻


「1835 救護車來了,雷暴雨也來了」

6時半左右,有救護車到場
它停在警察人鏈的位置
我這邊看不到實際發生了甚麼事,也看不到有沒有動作
與此同時,之前一直風雲變色的天空終於下雨
我們祈求著的雨終於來了,我們不怕雨,但他們淋雨就會散開,這是不還手的我們唯一優勢
當時我在支援區,馬上把雨傘撐開,雙手高舉為戰友擋雨,他們的手空不出來

這雨沒下多久就停了,我不知是雨的關係
還是有人「夠鐘收工」,防線衝擊變疏和弱
遠處響起「支持學生」、「保護學生」、「共狗」、「收工」 等聲音,並越來越近,這邊也以同樣叫喊在呼應
風 逆轉了



如果是漫畫中的情節,我應該是見到姍姍來遲的援軍中的朋友,
然後不支倒地被朋友扶起吧?(笑)
不過這是現實,沒這麼浪漫啦
在封鎖線和警察不知不覺間因為再無意義而退場時
想著接下來旺角應該會有更多放工的人加入,我應該能退場了
我和收工後趕來卻被擋在外面的友人會合,
邊吃飯邊談我這新米籠城遭遇戰
這時回鄉渡假回家,卻不見我的家母來電,
緊張的問我是不是去了旺角,著回答「我在和朋友吃飯」這事實但不是事實之全部的我快回家,要我別去碰甚麼示威
心中想著「哈哈,我已經打完籠城戰啦」,
然後趕快吃完晚餐回家去給家母罵了

然後……然後就是另一個我沒親身參與,
但更駭人聽聞的真實故事了……

------
後記 對於旺角以至香港現在的情況,我不太懂說話,也沒力氣長篇大論了
只借一句來用:怯 你就輸成世!

2014/09/01

初音ミク原創曲《ネトゲ廃人シュプレヒコール》歌詞翻譯

ネトゲ廃人(網遊廢人)是指沉迷於網絡遊戲達到依賴症程度,無法從網絡遊戲中自拔進而影響日常生活,成了跟廢人無異的人們,而《ネトゲ廃人シュプレヒコール》(網遊廢人合唱曲)就是道出了無數網遊廢人生態和心聲的歌曲。


我也曾經是網遊廢人的一員
一天12甚至16小時、20小時
除了吃睡之外就是網絡遊戲,
在線上找我還比較找得到人,
就算離線了心中仍是想著遊戲內容,
像是要去哪邊打怪,物品要怎樣合成之類,
生活的重心完全偏到虛擬世界中,
仿佛現實才是附屬品一般,
厭倦但又無法停止
帶著愧疚但又捨不得放棄
尤如地獄般的生活。
因此對此曲特別深感共嗚,
那種厭惡卻又無法停止的無奈感覺,在曲中表現無遺。



《ネトゲ廃人シュプレヒコール》用了大量OLG術語借用到歌曲中
比如「將昨天非法複製成今天」
非法複製原文是DUPE,語源為duplicate
意指使用非法方式複製遊戲中的道具,
暗指這種日復日每天的錯誤、扭曲。
又如「將人生點數全部分配給墮落」,
素質點是遊戲中能力參數,升級時可以自由分配,
這句的實際意思是「把人生浪費在墮落(的事情)上」,這種反過來用遊戲比喻現實亦是重度玩家間常見的行為。


網絡世界日復日的每天,
就是為了無止進的升級,
無視現實世界變成怎樣,
將全部心力投入到遊戲,
就算討厭營運商的手法,
就算厭倦暗無天日每天,
仍然有如強迫症般上線,
為的就是逃避現實世界,
滿足那微不足道的自我。


《ネトゲ廃人シュプレヒコール》原PV中穿插各大小網絡遊戲的背景,
就像是訴說著玩家們的世界,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歌曲2分52秒開始不成句的發音,
原句是網絡遊戲中常見的對話,
而大家亦用彈幕配合這點,
留下各種諸如「維護時間延長」、「不要吸經驗」、「精練又爆了」等的網絡遊戲對話,
成了歌曲的一大特色。








《ネトゲ廃人シュプレヒコール》
曲/詞:さつき が てんこもり
唄:初音ミク
譯:末日幽靈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今日も
網絡遊戲世界今天也是

隔離(かくり) 哀れ 蔓延(はびこ)る効率厨、々(ちゅう、ちゅう)
隔絕 悲哀 蔓延著效率廚們*註1

リアルの世界は明日も
現實世界明天也

僕抜きで機能して回る
丟下我繼續運作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ずっと
網絡遊戲的世界永遠是

孤立 晒(さら)し 貪(むさぼ)るレベリング
孤立 感染 貪戀著練級

薄暗い部屋の「ああああ(きみ)」は
昏暗房間裏的「你(AAAA)」

閉めきった窓なんてもう覚えてない
關緊窗戶什麼都不關心


ドロップ重視=ドロップアウト人生
掉寶重視=人生脫落

文化的ライフ崩壊前提
以文化生活崩壞為前提

守れ要塞(ようさい)プライド一切合切
守衛自豪的要塞中所有一切


うんこみてぇなスキーム
狗屎般的企劃

飽きても次のステージへ
厭倦了但仍前往下一關

(RMT...tt...RMT...)
(RMT...tt...RMT...)註2

人生を堕落(だらく)に全部極振り
將人生點數全部分配給墮落

見せしめタブーをルールへ
將教訓避諱予以排除

(mm...MPK...mm...PK)
(mm...MPK...mm...PK)註3

延久(えんきゅう)に紛(まご)う様な時間を
一直在紛亂的時間中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今日も
網絡遊戲世界今天也是

隔離(かくり) 哀れ 蔓延(はびこ)る効率厨、々(ちゅう、ちゅう)
隔絕 悲哀 蔓延著效率廚們*註1

リアルの世界は明日も
現實世界明天也

僕抜きで機能して回る
丟下我繼續運作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ずっと
網絡遊戲的世界永遠是

孤立 晒(さら)し 貪(むさぼ)るレベリング
孤立 感染 貪戀著練級

薄暗い部屋の「ああああ(きみ)」は
昏暗房間裏的「你(AAAA)」

吐き捨てる様に日々を重ねてる
忍耐著作嘔感重複每一天


ちょっとした丘陵(きゅうりょう)さえ無い
一點起伏都沒有

昨日からDUPEされた今日は
將昨天非法複製成今天

外に怯えてるスレイブ向け
害怕外面世界的奴隸

腐り切ったスキーム
腐敗至極的方案

飽きても次のステージへ
厭倦了但仍前往下一關

(RMT...tt...RMT...)
(RMT...tt...RMT...)

人生を堕落(だらく)に全部極振り
將人生點數全部分配給墮落

見せしめタブーをルールへ
將教訓避諱予以排除

(mm...MPK...mm...PK)
(mm...MPK...mm...PK)

延久(えんきゅう)に紛(まご)う様な時間を
一直在紛亂的時間中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今日も
網絡遊戲世界今天也是

隔離(かくり) 哀れ 蔓延(はびこ)る効率厨、々(ちゅう、ちゅう)
隔絕 悲哀 蔓延著效率廚們*註1

リアルの世界は明日も
現實世界明天也

僕抜きで機能して回る
丟下我繼續運作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ずっと
網絡遊戲的世界永遠是

孤立 晒(さら)し 貪(むさぼ)るレベリング
孤立 感染 貪戀著練級

薄暗い部屋の「ああああ(きみ)」は
昏暗房間裏的「你(AAAA)」

キーの印字(今きみ)と同期して磨(す)り減ってく
與鍵盤上的符號一起逐漸磨滅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今日も
網絡遊戲世界今天也是

隔離(かくり) 哀れ 蔓延(はびこ)る効率厨、々(ちゅう、ちゅう)
隔絕 悲哀 蔓延著效率廚們*註1

リアルの世界は明日も
現實世界明天也

僕抜きで機能して回る
丟下我繼續運作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ずっと
網絡遊戲的世界永遠是

孤立 晒(さら)し 貪(むさぼ)るレベリング
孤立 感染 貪戀著練級

薄暗い部屋の「ああああ(きみ)」は
昏暗房間裏的「你(AAAA)」

無邪気な目ですがってる 嗚呼
攤有著天真的眼神 嗚呼


ネットゲーム世界は今日も
網絡遊戲世界今天也是

隔離(かくり) 哀れ 蔓延(はびこ)る効率厨、々(ちゅう、ちゅう)
隔絕 悲哀 蔓延著效率廚們*註1

リアルの世界は明日も
現實世界明天也

僕抜きで機能して回る
丟下我繼續運作


増えていくのは形無い
增加的是虛無

数字 ナルシズム それに気づけないで
數字 虛榮 不會注意到它

薄暗い部屋の「ああああ(きみ)」は
昏暗房間裏的「你(AAAA)」

ギルド1番の誇り高き戦士
是公會最驕傲的戰士



註1:效率廚是指過度注重金錢、時間等投入和回報之間比例的人,比如末日幽靈w

註2:RMT:Real Money Trading的簡稱,虛擬貨幣和寶物和現金間的交易

註3:MPK:Monster Player Kill的簡稱,在遊戲中殺死其他玩家稱為PK,在不準PK的遊戲中會引伸出用大量或極高級的怪物間接PK,稱為MPK,比如RO的怪物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