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4

日記:2007/05/04


今天的こなたxかがみ

幫[青]去組電腦,順道去深水埗看RAM
超無奈,我現在手上有Corsair VS(667 CL5)和Corsair XMS(800 CL5)各2GB
分別裝進兩部電腦中
現在RAM價回落,想再買多一對XMS裝進我的電腦中
(是,我承認4GB是裝爽的,但PS的RAM永遠多多益善)
落場一看價錢......
A-DATA的DDR2 800(CL5)可以賣到$409一條($818一對)
但Corsair XMS DDR2 800(CL5)卻企硬價錢在$1500
同樣是800 CL5,用不著差這麼遠吧?
雖然我知道XMS好超好多...
無奈之下唯有放棄


今天戰利品
FIGURE
ToHeart2 小牧愛佳 with ベッド 完成品フィギュア
小說
第一次的奉獻

日記隨筆

說實的,面對今天(2007年5月3日)的日記我是滿頭痛的
因為沒甚麼好寫,就來談談日記這東西吧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基於學校要求
我就已經開始寫週記,這是我唯一不會欠交的家課
那時老師已經把記週記的最高原則說得很清楚--記值得記的事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無論是老師,其他人,甚至將來的自己
對於吃飯上課睡覺這種瑣碎閒事,都不會帶有甚麼興趣的
只有值得記下的事才會記下來的

由於批閱、功課壓力等等,學校那種義務式的充其量是以週記的密度進行
變成日記的話,寫的辛苦,看的更辛苦
需知道小學生一天八樣功課是常態
雖則末日交齊的機率和颱風吹襲香港的機會率是相若的
每年總會有幾次,但也別想有太多次那種
升上中學後巧合地也有週記這功課
所以我依然有寫週記的習慣
既然這也是"功課"的一種,很理所當然的我也是不會交齊的
不過大多數時候它都有"最惠國待遇",我會比較優先的寫這一樣功課

這種"最惠國待遇"在我中四時全面取消,所有功課一律平等對待--一律不交
這時我開始真正的投入網絡之中,開始會在討論區發言
有時會說說自己的生活經歷,某種意義上也算是不定時網絡日記的一種
直至十七歲那年,由於某些我記得但不想說
只能說是太年輕所犯下錯誤的原因,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架起了網站
就是左邊寫著"愛沢ともみ後援會"的連結
用記事本寫出來,非常簡陋的網站(到此時此刻都是)
也很順理成章的開始正式的寫起網絡日記(誌)

脫離了學校的義務週記(而且這還是可以不交的)
卻開始了自願自主的日記,密度是週記的七倍,還要是每天都寫
一開始也不太習慣,而且直接更新網頁這種寫日記法也不甚方便
總之因為各種各樣很明顯是藉口的東西,我常常幾天才寫一次
內容也因時間過了好幾天,印象不深而很短
甚至有一段時間因為嫌麻煩更空了出來
那時某天突然看回自己的日記,覺得這樣斷了很可惜
所以又重新繼續,雖然想過補回那兩個月,但記憶早已經不及去記下那時每一天的事
最終那兩個月也是從缺了
重新繼續也包括了繼續幾天一次的偷懶式日記

直到某一天,末日下定決心開創一個BLOG,也就是你在看的這個
才真正的養成每天寫日記的習慣
每天大概11時左右就會開始寫下當天發生的事
有時一天很波瀾壯闊波濤洶湧波譎雲詭波羅的海(啥?)
我的日記會變得非常長
有時一整天混混噩噩沒甚麼好寫,就只有簡單的幾句
而我的日記也漸漸由日記變成網誌

如果要確切問我日記和網誌有甚麼分別,我會列出以下幾點
1.日記一定要天天寫,從不間斷,就算不是當天寫也要在事後補回;網誌沒有這種嚴格規限
2.日記的主體是自己發生的事;而網誌則是自己的見聞,而且較偏重於網絡方面
3.日記比較著重自己的感受和事件的流程;網誌則是較著重資訊
4.日記絕大多數是記敘文;而網誌可以包含各式各樣的文體
5.日記比較少帶動機(很多時是為了想寫而寫):而網誌則主要是給人看的
特別說明,這只是單純現時此刻我的個人看法
沒有任何認受性權威性通用性標準性等等送繁不及備載的性質
因為我是把日記放進網誌中的,所以會兼有兩者的特性
最少,我沒看過我以外的個人BLOG有天天更新的

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日記分為不給人看和給人看兩種
後來我又發現,給人看的日記之中
又分為給少數認識認可的人看的半公開,和全公開的網絡日記兩種
交給老師看的是算第二種的半公開式
而在我自己網站上,人人只要點進來就能看的自然是最後者了
根據看的人不同,內容自然有不同程度的選擇性
如果能嚴格保護到日記不被人看到,自然是可以無所不寫
半公開式或全公開式的,就要考慮可能閱讀的人
有些東西需然是生活的一部份,但卻不可能放在網絡日記中的
最少我沒這個勇氣把對老師說的謊寫在即將交給老師的日記中
同理一些牽涉到私隱的東西也要盡量避免出現在公開的日記中
有些人並沒有這個認知,不過這大多數時候都是他最終自找苦吃

這時有時就會很尷尬的事
比如明明發生了很多事,但因為不能公開而沒有說
再確切一點的例子,以前我的媽媽是會看我網絡日記的(父母總是關心子女的嘛)
所以我在寫日記時會避開不能說的東西
就結果而言,這樣和真的沒事發生,隨便寫兩句算數是相同的
有時折衷的辦法是用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暗號寫事情,或者說得很隱侮
不過有時會發生自己日後看回也不明的情況就是了
另一方面,其實自己也希望有和自己同調率夠高的人,能從中知道發生甚麼事
我不知有沒有這樣的人,但我有時也會這樣期待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