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5

日記:2006/09/15


本日的里香
好萌(滾滾滾

發佈了小說,卻沒有人理會,這種感覺真的很差...
如果是寫的不好沒人理就算了,但若是連看都沒看就加以否定的話
換了是誰都會不甘心吧?三千字說少不少,說多其實也不多
抽個幾分鐘出來把小說看一下吧...QxQ

明天是ともみ的生日
我也沒能做甚麼啦,倒是做了一張期間限定看板娘
這一次用了不少特效,不過不仔細看的話大概看不出來吧?
謝謝[SAM]不厭其煩的技術指導



ラムネ 近衛七海篇 [小說]
比起動畫版少了一些無關的支節
人情的數目也有微妙(?)的分別
總覺得這個天然呆有點太人工(?)
H部份跳過,居然不只一場(?),浪費篇幅- 3-
期待はかり篇

半分の月がのぼる空<1><2>[小說]
故事大概內容在動畫時就看過了,在劇情上沒有甚麼驚喜
不過就算沒看過動畫也不會有驚喜吧,正如書中故事一樣
絕望,和驚喜一詞就像光與影一樣,如形隨影的出現,而又是對立的存在
同一時間你只能擁有光或影其中一方,被稱為希望的光就像隨時在身邊一樣
但實際上往往是那麼遙不可及
話說回來,里香好萌XD
不單是因為山本ケイジ的畫的緣故
我對里香那種任性、率直又猜點扭捏,鮮明活潑的個性相當的受落
就像吉永双葉一樣,呃...我得先聲明,我是性別是M可是沒有M屬性(冷

半分の月がのぼる空動畫主題曲《青い幸福》歌詞翻譯

半分の月がのぼる空動畫主題曲《青い幸福》歌詞翻譯
爛翻譯,大家能意會歌詞就行了
這首歌的歌詞我也是十分的喜歡
帶點希望,又帶點絕望
不是滿月的半月,也算是種缺憾美吧



青い幸福



青い幸福 (半分の月がのぼる空 オープニングテーマ)
作詞・作曲:相澤 大 (macado)
編曲:凸 (macado)
歌:nobuko
譯:末日幽靈


青ざめた町並 揺れる僕の影
我的影子在蒼白的街道上搖曳

鈍い足取りは 行く先を知らず
遲鈍的腳步 不知想去何方

交わせぬ 想い
無法溝通的思想


君の瞳の中 映し出すものを
映照在你眼中的東西

受け止める為に 走り出していた
為了抓緊它而開始跑著

差し出す その手を ほどけないよに 握り返す
伸手緊握那不願放開的手



半分の月の夜は 僕らを照らして
半月的夜晚月光照拂著我們

追いかけて来た時間を 僕は振り切って
我甩開那追趕而那的時間

半分ずつの僕らは 描く先までも 見える はずさ
各半的我們 描繪未來 也將能看見的


青い空の下 揺れる君の髪
藍色的天空下 你的秀髮飄逸著

ほころんだの心 紡ぎ合わせるように
跌倒了的心 就像繩一樣互相交疊

確かな 思いへ
確實的 思念著


何が待っているかは めくるページの先
期待著甚麼 翻開書頁的前方

君が投げかけた 笑顔の片隅
你所投下的 一隅笑容

溢れた言葉の渦を 何度も読み返して
洋溢著言語的旋渦 無論多少次也重讀著

半分の月の夜は 明日を照らして
半月的晚上 照亮著明天

遠くまで続く闇を 僕は蹴散らして
我驅散無盡的黑暗

半分の月の下で 僕らは歩き出す ずっと ラララ…
在一半的月下 我們開始走 一直的 啦啦啦


半分の月の夜は 僕らを照らして
半月的夜晚月光照拂著我們

追いかけて来た時間を 僕は振り切って
我甩開那追趕而那的時間

半分ずつの僕らは 描く先までも 見える はずさ
各半的我們 描繪未來 也將能看見的

波利波波利馬爾可的大冒險--小倩篇

「你看,外面的風吹過來多舒服。」一個足球大小、果凍狀半透明的物體在樹下跳來跳去。
「對啊對啊,這兒睡很舒服的喔」另一隻相仿的果凍躺在草地上附和著。
在兩隻波利所在的草地不遠處有一個洞穴,一個暗無天日的洞穴,
在唯一的光源太陽照射之下,洞內和洞外明暗對比分明,
而在洞中陰影處,藏著一個畏縮的身影,一件應該是古代民族的裝束在空中飄浮著,
必須仔細的看,才能勉強看到一個若隱若現的她--鬼女,暱稱小倩。
一般而言,人在死後會再次輪迴轉世,根據死者生前的功德和罪孽分判,最後再投六道,
但如果生前有甚麼強烈的怨念,比如有願望未了的話,
死後靈魂不會進入輪迴,為了實現最後的願望而流連人間,
直到實現願望……或者是被道士所滅。
小倩雙手扶著人工整修過的牆壁,畏懼而又渴望的看著外面的世界,彷彿陽光會把她消滅淨盡似的。
但由她的眼眸中可以看到,她極之渴望著踏出外面的世界,她有不得不出去的理由。
「對不起,我還是……」
但似乎對日光的恐懼感還是稍微勝利。
這是當然的,幽魂在陽光照耀下,陽的能量會逐漸抵消陰的能量,然後他們會感到渾身乏力,
有如人類血糖不足的狀況,最後陰的能量消散殆盡魂飛魄散,如灰飛煙滅,不在世間留下半點痕跡。
她無力的跪在洞穴內側,懊悔自己的膽怯。
「不行嗎?看來『還在猶疑嗎?快樂的外出風光憧憬大作戰』失敗了。」
「那是甚麼怪名字?」
「對不起,還麻煩到你們……」

時間回到數小時前。
「呼~差點就被拿來作黏稠的液體了,你說為甚麼她要趕跑我們?」馬爾可這麼問道。
「天知道!」也是不解的馬雅只能這樣答。
「是不是你做了甚麼惹人討厭的事?」
「你沒立場說我!」被笨蛋叫笨蛋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了。
「所以正人君子先生有立場了喔?」
「……」
「無話可說了嗎?」
「才不是,你看看那邊。」
馬爾可望向馬雅指示的方向,若隱若現的小倩依靠在洞壁,一直看著在洞穴外的他們。
注意到小倩的馬爾可跳到她的身旁。
「就算你對我一見鐘情,我想我們還是由朋友開……」
噗一聲的古怪聲音打斷了馬爾可的說話,這大概是果凍球之間碰撞的聲音。
隨後而到的馬雅推開沒正沒經的馬爾可,在自我介紹完後就詢問她一直看著自己的原因。
原來她由地下廢棄村中就已經悄悄的跟著他們了。
「我很羨慕你們可以自由出入在陽光下,我也想到外面去,可是我不敢…」
說著,她的眼角的位置開始反射著被稱為淚光的光…
………
……


「不行!我放棄了!」
「是誰一開始義正詞嚴的說『要幫助有需要的人』?」
「對不起,還麻煩到你們…」
小倩無力的座在地上,馬雅踹著自暴自棄躺在地上的馬爾可。
而那個被踹的果凍則乾脆順勢在地上滾來滾去,
背包的東西都倒出來了,小刀啊結晶啊等等掉滿一地,看樣子是沒有起來的打算。
突然他停了下來,視線停留在一個身影上,
經過短時間的遲疑後,他飛撲往那個白色的身影上。
「紀~菜~姐~姐~~好久不見了~~」
這個被叫做紀菜姐姐的女生還來不及反應,就被這壓倒性的一擊推倒在地上。
橘 紀菜,這世界中的秩序和律法的維護者,僅次於神的存在,
平日行蹤飄忽,有人終其一生都無緣一見,
無所在亦無所不在,只要有需要,她就會出現在需要者的面前。
比服事的還要純白服裝,有別於其他的冒險者,
那飄逸的迷你裙似乎有些太短了一點,不過本人不怎麼在意,或者根本沒注意到,
黑色及肩的雙馬尾,加上粗厚的黑色眼鏡之下帶點怯懦的眼神,給人一種很文雅又帶溫吞的感覺。
「痛…你不是那隻白波利嗎?都變了波波利了啊」
「紀菜姐姐記得我啊?」
「當然記得,你們每一個我都記得喔。」
「對了對了,紀菜姐姐…」
「嗯?」
……


「這樣啊,我明白了。只是很抱歉,這不是我的能力範圍。
不過只要你願意,應該是可以隨時出來的,只差點決心而已,加油吧!」
「對不起,我還有工作要做,先失陪了。」
紀菜說完拍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單手朝天張開,突然空無一物的手中有如變戲法般變出一個瓶子,
她由瓶中倒了一些粉末在手中,向著一棵櫻花樹撒開,日光下閃亮的粉末隨風吹送,
本來只剩枝節的櫻花樹隨即盛放著漂亮的櫻花,她仰望著成果,開懷的笑著。
陽光下,在空中飄逸著的魔法粉末與櫻花瓣,盛開的櫻花,與微笑的紀菜,
構成一幅和諧而美妙的圖畫。
「好漂亮…」「又到這個季節了啊?」「大家來賞花吧!」
眾冒險者看著美麗的櫻花,也都暫時放下兵刃,沉醉其中,
看著大家快樂的準備賞花大會,紀菜再次走回洞中。
「紀菜姐姐好厲害啊!」
「謝謝你的稱讚,這是我的份內事。」
此時,一直在旁邊看著的小倩若有所思的看著櫻花,看的出神了。
她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棵櫻花樹,
非常巨大的櫻花樹,大到樹幹要十數人加起來才能環抱的櫻花樹,
樹上開滿著櫻花,更加顯得樹的巨大,
看上去已經不知有多少百年,甚至千年的歷史。
不知不覺間,小倩早已經越過了那無形的障壁,已經走到樹下的她,單手按著粗大的樹身。
「櫻花…櫻花下的誓約…」
這六個字,慢慢的從她口中吐出。

不知多少年前,地下村,原名櫻花村,
在盛開的櫻花樹下,有一對年輕的戀人。
「我會成為天下第一的武士,然後回來迎娶你。」
男子這麼承諾著,他們相擁在一起。
「我會等你的,無論要等多久。」
「然後…」
聲音變得越來越微小,不再需要言語,
他們彼此相擁著,享受著分離前最後的短聚。
最後的…

同樣是櫻花村。
一個夏天,史無前例的大洪水將櫻花村完全淹沒,
櫻花村變成一片汪洋,只有少數堅強的人,勉強的活下來,
而然大災之後必有大疫,一條令人心寒的公式。
上天似乎沒打算給好不容易才活下來的村民喘息的機會,
瘟疫,比洪水更可怕的名字,在櫻花村中傳開了。
政府下達這樣一個命令:放火燒村,封鎖方圓十里的地方。
對國家來說,雖然殘忍,但這是不得不做的必要之惡。
櫻花村的大火,聽聞足足燒了三個月之久。

驚聞異變的他,不顧一切的奔回家鄉。
因而,決定第一武士之名的決鬥,在一方缺席下不戰而勝。
而然因為封鎖的關係,他被拒在僅能眺望到櫻花村的地方。
他彷彿聽到,鄉間的親朋好友,以及等待著他回來的戀人,無言的哭訴。
在悲憤交錯下,他選擇以自己的愛刀,追隨戀人的步伐。

後人在他自刎的地方,為他立了一個墓碑,墓誌銘:天下第二刀。
他的靈魂因強大的怨念而留在人間,
為了向奪去她愛人的世人復仇,為了重奪天下第一刀之名,而在人間俳迴著,
以復仇、憎恨作為他存在於世的動力,
我們稱呼他叫--浪人。
……


無視於馬爾可等人的呼喚,
走到櫻花樹下,沉思良久後突然發足狂奔的小倩。
向著東面一直的跑,一直的跑,
在大家追上她的時候,她正凝視著一個墓碑。
歲月的痕跡已經使碑上的名字模糊得不可分辨,
只能隱約看到用緋紅色寫著『天下第二刀』這五個字。
言語所不能敘述的情感流遍她的身體,
小倩瘋狂的用手挖著地上的泥土,
其他人只能默默的看著她,不知應該要做甚麼。

不經不覺間,雨開始下起來,
誰也沒有避雨的打算,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隨著時間的流逝,雨越下越大。
不久,一個骷髏頭破土而出,看起來有點毛骨悚然。
小倩珍惜的把它放在手中,仔細的揩擦上面的泥土,
雨水一點一點的把泥土沖刷乾淨,她默默地將其收入懷中。
「我們終於…能再見面了。」
她,在雨中,放聲號哭,半是哭泣,半是叫喊,
仿佛要把千年間分離的悲痛都發洩出來一樣。

雨影中,如同被叫喊聲所呼喚,一個身影漸漸走近,
不再是悲痛和憤恨的臉,而是安祥、溫柔的臉。
經過千年的歲月,這對戀人終於再次的相擁著。
言語、眼神、聲音已經再無用武之地,
只需要用身體感受著對方傳來的脈動,更勝千言萬語。
正如來的時候一樣,雨,早已靜悄悄的停了。

他倆發現身邊有數個電燈泡時,已經是良久後的事了。
小倩走向紀菜身邊,深深的鞠躬。
「謝謝你的櫻花,讓我提起勇氣來。」
「這是我的份內事。」
回答還是一樣的謙遜。
然後蹲到馬爾可的身旁,撫摸著他的頭。
「謝謝你。」
「我也沒做甚麼,嘻嘻。」這不是謙虛,是事實。
「不…謝謝你幫我找到這個。」
小倩由袖子拿出一把刀梢已經佈滿銅綠的小刀。
這是在之前馬爾可的背包中掉出來時,她發現並且拾起它。
承諾著千年誓約的小刀,雖然歲月在它表面的刀梢留下痕跡,
但內裡的銀刃始終如一的光潔明亮,就像它主人間的愛一樣地堅貞。
縱使相隔千年,但承諾終於兌現了。

「在櫻花樹下,我以此刀起誓。」
「我會成為天下第一的武士回來迎娶你。」
「我會等你的,無論要等多久。」
「然後…」

「我們將永遠的在一起。」

十八校
2006年9月21日18時33分

==========這 是 後 記==========

這一篇比雅馬篇(蟻后篇)晚寫,不過我不諱言
這一篇雖然是我最後寫完整的一篇,但不是我最滿意的一篇
有時候是很無奈的,無法超越舊作的無奈
感覺新寫出來的比以前寫的還差
人不是應該越來越進步的嗎?

細心的人會發現到,這篇應該是緊接著另一篇的
那個前一篇就實在寫得太差,不是給人看的
(尤其是我寫完這兩篇,回頭看時)
所以除非大幅度修改故事,不然是絕對不會拿出來的

此故事緣起其實也是和雅馬篇相似的
"死也要把全身沒穿的小倩寫出來"
(我是色啦,怎樣?你有得色嗎?)
在和[近藤 水野]的討論中的突發奇想
最後加以擴充而成

寫二次創作故事之所以有趣
大概就是在設定之間加入了自己的故事
在原設定的虛位間加以補充
這次的故事就充分的反映了這點
亦因如此,我很喜歡這一篇
可惜,這並沒有如我喜歡的那麼出色,這是一點遺憾
人生,就是由大大小小的遺憾組成的吧(遠目)

以下是問卷調查,希望各位在耐心看完故事之餘
也能抽一點時間填了它,讓我能作出改進,謝謝


===============問 卷 調 查===============

1.你是否有玩過RO?

1a.如有,你覺得故事中有RO本身有沒有犯駁?在哪?

1b.如無,你覺得文章是否足以讓人能進入狀況?

2.對於故事的節奏,給個評語?會不會有太累贅或者太趕急的感覺?如有,在哪?

3.有沒有表達得不清楚的地方?

4.你會不會想看到續篇,或同系列其他故事?

5.有沒有哪段是比較喜歡的?(沒有的話答沒有就行)

6.這一篇和雅馬篇(蟻后篇)比較,你比較喜歡哪個?原因是?

7.對於本篇有沒有甚麼建議呢?

8.請說一下你的讀後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