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2

意識形態的戰鬥--《神勇飛鷹俠Crowds》《神勇飛鷹俠Crowds Insight》

意識形態的戰鬥--《神勇飛鷹俠Crowds》《神勇飛鷹俠Crowds Insight》

「藝術是意志的表現」,很多作品不只是娛樂,更是道志述理的載體。


動畫不是小孩專利

在極為保守的香港,「卡通都是給小孩看的」這觀念仍然是大眾的主流想法。也許曾幾何時這是大致正確的觀點,但時代變了,當年看動畫的小孩已經長大,動畫亦跟著蛻變。現在的動畫很多都是給成年人看的,有些別說是小孩,給成人看也頗為艱澀。

經典

還記得《神勇飛鷹俠》嗎?龍之子在七十年代的經典動畫,龍之子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六十年代,在七、八十年代曾製作了不少經典名作,公司中的製作者不少成了現今業界的中流砥柱,好些現在活躍的動畫製作公司也或多或少和龍之子有所關連,可說是代表早年日本動畫的製作公司之一。

在七十年代的動畫都以兒童為對像,《神勇飛鷹俠》雖然同樣以「正義英雄打壞蛋」這種模式運作,但是加入了環境、科學、戰爭這類現實命題,走出了純兒童向的模式,成為七十年代動畫的代表作之一。




《神勇飛鷹俠》

再生

龍之子因為製作不振在千禧年後知名度和影響力都越來越低,反倒轉向承包製作的路。但近幾年在一片懷舊風潮下,龍之子也將一些過往舊作推出來,比如《再造人卡辛》、《小雙俠》、《神勇飛鷹俠》,最新還有《幻影時光》。不過龍之子跟那些只是借機再撈一筆的公司不同,新製作的動畫都是很有心的作品,《神勇飛鷹俠Crowds》是事隔三十多年的新作,雖然沿用了部份舊作設定,不過故事的關連非常少,別說「沒看前作會有理解障礙」這種事,找中新作跟舊作的關連還比較困難,完全視之為一部份新的作品來看也完全沒有問題。


新生飛鷹俠G-TEAM。

社交網站 GALAX

《神勇飛鷹俠Crowds》不只把舞台搬到2015年,更以近年興起的社交網站和智能手機為主題,人們在名為「GALAX」的社交網站上面交流資訊,故事也是圍繞著GALAX 展開。爾乃美家累建立 GALAX的目標是人類的不流血革命,他的理想是一個沒有英雄的世界--不是沒有英雄存在,而是不需要英雄的世界,一個每人各盡已所能,幫助身邊有困難的人,而不是依賴幾個「英雄」去維護世界。

這可說是烏托邦中的烏托邦,他認為通過人工智能「總裁X」給受助者和協助者的匹配,可以達到這理想的烏托邦,在超出人力所能及的情況,則有名為Crowds的特殊能力,這原本是累所擁有的超能力,但他將這分發給特定積極助人者,稱為百傑。在故事中期,就演示了 GALAX怎樣幫助世上的人們,或者準確點說--協助人們互相幫助。


人們通過用智能手機上 GALAX來幫助有需要的人。

通往地獄之路

理想實行起來總是有問題,累分發Crowds給的人之中,並不是每個都認同他那過於理想的理念,亦有存在認為要激進流血革命,甚至利用這力量取利的人。更嚴重的是,累的超能力Crowds來源其實是外星人所給,名為山貓的外星人實際上是以令星球上的人互相殘殺取樂的慣犯,山貓不但要消滅人類,而且還是用煽動他們互相殘殺的方式,他那種扭曲的思想確實「癲得好勻循」,累建立的GALAX和Crowds反而成為人類的引爆點。

現代寓言

這可以說是一齣現代寓言,Crowds是力量、亦是權力的代表,最初將Crowds集中由少數人執行,比起代議政制更像是民主集中制,這種精英主義和英雄主義正正和烏托邦背道而馳,怎樣使用Crowds這種力量是《神勇飛鷹俠Crowds》的主題,同樣亦是現實中人類怎樣分配和運用權力的寓言。在少數力量存在這矛盾問題上,最和舊作一脤相承,飛鷹俠這正義的力量怎樣自處、而對少數力量的矛盾命題。

大智若愚

對於這些問題,動畫製作組也給出了他們主張的答案,那就是主角一之瀨初。初一開始印像非常吵耳,在以專配噪動角色聞名的內田真禮中,初也是一等一的吵,極為突出的感情起伏總結一句就是「太有精神」。但初不只是一般精神活潑,乍看她的行動像是不經大腦不理狀況,但事實上其深思程度遠超常人,在故事才剛開始就提出隊中從來沒人質疑的事--「打倒邪惡外星人」,眼前這個外星人MESS在想甚麼?是不是有甚麼想表達?真的是存心要害人?然後她在戰鬥之中採取令人難以置信的行動--在即將消滅MESS時放走對方,並阻礙隊友攻擊,甚至向敵人示好,試圖交流。這種教人目定口呆的反逆行動,最後卻收到正面成效,MESS並非抱持敵意,只是單純通過動作來溝通,使人失蹤的行為亦沒有加害的自覺,與初交流後也將失蹤的人放回去。從結果而言如果飛鷹俠只是不停追殺MESS,事情永遠沒完沒了,失蹤者也只會越來越多,比起「對戰」,「交流」才是更正確的行動,這種推翻飛鷹俠的存在價值的行動看似離經叛道,實際上卻是正確的答案,這並不是胡衝亂撞碰巧幸運,是初在首次接觸(對戰)時觀察所得和思考過後的結論。

初還再三質疑為何飛鷹俠必需要對世人保密,事實上隊長對這點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僅是要求大家遵守這規定,並試圖將這規定合理化。她種種看似不經大腦,不理會狀況的行動,其實恰恰是相反,她看到別人沒留意到的細節,思考別人從不在意、從不質疑的事,然要對不合理的事情予以否定。白痴做事亂來是因為不懂看情形、不去思考就做事;而初的亂來則剛剛相反,她是看透了事情的本質、思考遍對錯正反,最後才斷然下定論敢於挑戰不合理之事,可說是智仁勇三全。以初才16歲的年紀能有這樣超然的睿智,只能說是一種天賦異稟。不過和很多天才一樣,初不擅於將這些她非常自然的思路解說和演示給身邊的人,看起來就像個天真的傻瓜一樣。道家的「大智若愚」是指事物到了極端反倒像另一極端,指的就是初這種超然的睿智,而且她從不向不合理的事物妥協,堅持只以正確行事,但又甚少作解釋,所以才令人有她白痴亂來的錯覺。


初對問題應對非常乾脆:網絡流言中傷?關掉網絡就不用在意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規定?擇善固執就是了。對於山貓這種真正的瘋子,初不是那種「說不過就打爆對方」的二流劇本,而是去思考、試著去理解、接納並包容對方,這種大愛已經是聖人的等級了……不!連同她有此等睿智卻仍然能保持赤子之心,事事興奮好奇,相信並感染身邊的人,甚至是超越聖人了。


初的能力是『設計師的NOTE』,變身後的武器是剪刀。

簡而精

《Crowds》另一個厲害的地方在於,雖然它有這麼複雜沉重的主題,但同時仍能描寫到很多角色的心境和矛盾,每個主要角色都有自己獨有的內心困惑矛盾,派曼的是自己的膽怯與無能;丈是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和自我放棄;清音是聽命循規而失去自我意志;現的是因為異常而產生的自我嫌惡;還有影射菅直人的首相理想被現實磨滅和無助;百傑成員梅田急於改革世界等等,在每個角色上所花的時間並不多,但輕輕幾點著墨就使角色有血有肉,大野敏哉的編劇和中村健治的表現能力功不可沒。

取捨

初看《神勇飛鷹俠Crowds》大概會非常不習慣它的作畫,人物相當簡化平面,缺乏光影變化而且常常變形。不過這實在是情有可原,雖然人物作畫簡化,不過畫面中的資訊量甚高,在畫面中有很多細節,這些細節如果仔細看都能表達《神勇飛鷹俠Crowds》的世界,背景和細節繁雜,人物自然要比較簡化。另外《神勇飛鷹俠Crowds》的作畫動量非常高,不只是戰鬥畫面激烈,平時角色尤其是初的小動作甚多,也表現了她活潑陽光的一面,用一時的作畫交換算是相當化算。還有說到《神勇飛鷹俠Crowds》作畫不得不提那OP,由神風動畫製作的OP實在非常精美,如果仔細解讀還能看出很多意識象徵,已經是一種藝術了。

故事未完

在《神勇飛鷹俠Crowds》的最後,Crowds從原本特定資格的人才能使用,變成任何人皆可以擁有的力量。權力從特定的人手中解放至每個人,恰如世界民主代的進程,那是否就「從此王子公主幸福愉快的生活下去」?當然是否定的,並不是因為有續作故事才這麼確定,而是因為Crowds這種力量如果是誰都能擁有的話,一定會有人打算拿來惡用,亦會出現反對其存在的人。

遲來的異議

在《Crowds Insight》一開始,就出現紅色的Crowds,紅色的Crowds自稱來自名為VAPE的組織,以鈴木理詰夢為首,他們的宗旨就是要消滅Crowds的存在,而方式是透過用Crowds為惡,令人們主動放棄使用Crowds。鈴木明顯就是傳統右翼形象:精英主義、性惡論、保守反對改革。《Crowds Insight》播出是2015年,那時你跟筆者說英國脫歐,想會遭到一下白眼吧。一如全球化遭到的反撲,這開場的故事算是補筆了前作太過理想化的完結,然後才是《Crowds Insight》真正的故事。


紅色Crowds,頭上只會顯示YACK,意為「討厭的感覺」、「廢話」。

團結

名為杜蘭莎的外星人意外來到地球,杜蘭莎能將人們內心所想以顏色對話框具體表現,亦可以吸收對話框以了解大家的想法,他希望人們能有團結一致的想法,從而變得世界大同,他過去所待過的星球上亦確實消除了犯罪、戰爭等的問題。為了實現他團結統一人們想法的理想,他開始競選首相。

歷史在重演

整個《Crowds Insight》,都有著整為濃厚的政治比喻,故事中段人們主動放棄Crowds,以至放棄思考隨波逐流,將一切交給成了首相的杜蘭莎,這段的部份在現實歷史中可以找到類似的段落,最接近就是二戰前德國納粹上台這部份。

德國是很早就實行民主制度的國家,很早就具有完整的民主制度,但是希特拉為首的納粹黨,利用人們懶於思考,但又想要美好環境的矛盾,一步一步地合法利用既存民主制度,令人們自動將權力交出,成為實際上的獨裁。

同樣地,團結一致的想法換個方向就會成為了一種集體主義,原本由每人本質上思想同調的理想,漸漸歪曲到控制所有人的想法強制達成一致,在這種社會中容不下任何異議者,在現實的獨裁體制中都存在這種特性,納粹時期的德國,建國初期甚至現在的中共,二戰時的日本,時至今日的北韓。


還記得那句「和諧並不是一百人說一樣的話」嗎?

思考的重要

《Crowds Insight》借去除一切惡意的杜蘭莎,以他來推行思想統一,以此說明就算當中不包含任何惡意或陰謀也好,還是會導致社會的倒退。民主制度就是由人們決定社會政策的制度,這建基於每個人都要思考他們所決定的事,民主和民粹都是由所有人去共同決定事情,民主是每個人都經過思考,權衡事件本身利害得失後作出的決定;而民粹則是每個人都僅憑自已的感覺,沒思考過事件本身就下決擇,就算是完全相同的制度,一但停止思考,民主就會變成民粹,這是《Crowds Insight》借著虛構的故事告訴人們,停止思考的民主制度會有多可怕。


讚同4%、反對2%、交給杜蘭特決定94%,懶於思考是民粹和獨裁的溫床。

空氣

《Crowds Insight》從一開始就一直提到名為「空氣」的東西,這兒不是指物理上組成大氣層的氣體,而是一種環繞在人群間的氣氛,日本人會用「不(懂)讀空氣」去形容不理解甚至破壞人群共識(氣氛)的人。不論任何時代,日本都是個很注重「空氣」的社會,人們慣於摸索這種想像中的共同意識並遵守之,最詭異的是有時某種想法明明不是團體中大部份人所想,但因為他們都認為大家都是這麼想而遵從,具體點舉個例子:明明大家都覺得某食物不好吃,但因為認為其他人都會覺得好吃,為了跟隨這「想像中的共同意識」而讚這食物好吃。這種重「空氣」的習慣造就一個不敢表達自己的社會,就像《Crowds Insight》中空大人出現後的情況一樣,這情況絕不是空想,而是現實日本的寫照。

在《Crowds Insight》也直接指出,這種追隨「空氣」的習慣會帶來名為戰爭的悲劇,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過去真實的日本就真的變得如此,人們懶於思考、追隨大眾共同想法,這樣的大眾很易被有心人撥弄下變得極端,如果覺得戰時日本很遠,也可以看看文革時的中國,人們沉浸在相同的氣氛中,因為有了「集體」這個大義名分,變得可以毫不在乎地傷害集團以外的人,以及提出異議的人。


作品中壓制思想的表現:強行將勝利手勢合攏。

警世

無獨有偶,日本在《Crowds Insight》播出期間通過了安保法案,有社會學家指出,近兩年日本的社會氣氛,越來越像二戰前的日本,人們懶於思考,對政治漠不關心。雖然根據訪談,《Crowds》和《Crowds Insight》的系構大野敏哉曾表示動畫播出期間通過安保法案純粹是巧合,不過顯然他是想通過動畫作警世,警告世人尤其日本人不可以重轁二戰時的覆轍。


善於提問但不善解答

無論《Crowds》還是《Crowds Insight》,在故事中都提出了令人深思的問題,但說實話所提出的答案卻不夠力,有過於御都合的問題,也就是沒有足夠說服力,直接跳到所需結果的情況。《Crowds》中人人均能利用Crowds 力量的世界不會這麼和平、《Crowds Insight》中人們決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變得會主動思考,但畢竟這是個現實中也無解的問題,實在怪不得製作組。

60%的改變

《Crowds Insight》的新角色、飛鷹俠新成員三栖立翼,其編號是G-60,這個60號的意思應該是來自她代表60%的人,故事中提出2-6-2理論,即是人群中有20%主動、積極、有能力的人,20%消極、愚昧之人,剩下60%是隨風向搖擺的一般人。最初翼不明白那20%為何要有這麼複雜的深思,到中期流於跟其他人一樣,她的主張是很一般人的代表,《Crowds Insight》通過翼最後開始思考自己和處世的事,來肯定普通人也是可以變得能自主思考的,亦是借此勸世,勸人們不要放棄思考隨波逐流。


不擅長思考的一般人代表。

超然的英雄

亦因如此,初的定位從《Crowds》的「思考者」變成《Crowds Insight》中的「引導者」,她的戲份變少,發言和表現量尤其減少,反而令人懷念起《Crowds》時的吵鬧了。具有超然睿智的初在整件事中大多數時間就只是在旁觀看,她不是鈴木那種明知會死卻在看好戲的冷眼旁觀,只是她沒有去主動干涉、或者說明事件,這源於她那種天生就看透世事,反而不明一般人在迷茫甚麼。山貓同樣是看透事情,不過向來好事的他當然樂見往壞的方向去,而老爺因為過去的經驗明白事件的問題,只是沒法改變大家就只有靜觀其變。在整部《Crowds Insight》中她都在思考怎樣才是英雄,到最後初明白到必需要改變人們追隨「空氣」這事,所以才有最後的行動,貫徹她所想通,英雄的本質--燃燒自已照亮他人。


初的定位在續集中有所改變。

教人深思

《神勇飛鷹俠》的兩部新作雖然風格和外觀上都和舊作有很大出入,但在省思現實、探求何謂英雄的核心思想卻是和舊作一脈相承的,是一部教人深思的警世作。

最後,希望各位在能看看這部警世動畫,在這之餘也能想想這個世界,應該怎樣去走。


Gatcha!

原文刊於GAME WEEKLY,經增刪修訂後刊於作者的BLOG、format-ACG、香港獨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