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2

日記:2006/11/02


本日的那個咪(啥?)
那個白色的小東西?幻覺來的幻覺來的 ̄▽ ̄\~/

作了一個像是在看戲的夢
感覺不像"我的夢"
反倒是比較像一個故事
用來寫成小說應該不錯,所以我就寫小說了
為甚麼我經常寫這麼多,卻不見成品呢?
這是因為我大多數是由日生活經驗去得到一些靈感
有時有些靈感是不錯的,可是卻因為放不進去而浪費了
如果用多線進程,開了不同種類的故事的話
靈感用得上的可能性就會大大提升了
可是這種做法的缺點也很明顯,一篇作品要完成不知要寫到時年何月
本來已經夠慢的進程還要分散來寫
最後到現在還是一篇也沒完成(《波》是從半成品中抽出一般較完整的短篇出來,不算完成)
poring是我自己築構起來RO的世界
在腦內建構起故事,然後也是腦內把故事像動畫那樣播放多次
最後用文字把畫面描述出來
在我心中RO已經死了,所以poring也跟著死了
如果腦中的畫像死了,也無法動筆(鍵盤)了
我已經沒法再寫下去...最多是修補一下已完成品而已
就這樣,第十篇開了頭沒結尾的小說開始寫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