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31

日記:2008/10/31


今天的宮子Xゆのっち@萬聖節
萬聖節的老梗就不說了
說厭了


宅女的戀愛風波<1>
我是衝著龍牙翔來買的
不過感覺他對腐女的認識還真是很表面
演變成後宮劇倒是早就預料了的啦
從良的漫畫家十個有九個都這樣子
反正一開始就沒要求,沒差



外星來的魔女<2>
開始進到故事中心了
相對懸疑的部份,對人生意有所指的地方更多
作者用了很多的畫面去營造場景的氣氛
所以故事進度很慢
ツンデレ的瑪莉好萌(滾)



學園革命傳MITSURUGI<1>~<4>
表裡如一簡單易懂的漫畫
以詭異和不協調感作賣點
亂七八糟毫無常識的想法和行動
和那華麗的畫形成強烈的對比
亂七八糟的有趣




腦內格鬥<1><2>
滿有意思的,將格鬥オタク描繪的相當入形
中間空手道的轉折就是用行動堅定的告訴主角(和讀者)
這種光練不打的練習和他那種空想不動的沒分別
但願後面不會是御都合主義大暴走(笑



carat!~光之魔法國~<1>
抗議!既然變身做魔法少女
把那個眼鏡拿掉啊,我又不萌メカネ娘
這種羞恥play超有趣的(喂
不過我總覺得這漫應該一期完......


來三個ひだまり的MAD
【MAD】ひだまりスケッチ+capsule“Super Scooter Happy”
【MAD】ハミングバード(ショート版) withひだまり荘
[ひだまり合作MAD]
很治癒的感覺(心

我與遊戲-part1

《我與○○》系列第三篇
因為太長了就分開說,這part1只說家用機

==========



相對於很多人來說
我很小時候就已經有遊戲機
家中因為代工GAME&WATCH仿製品的部份零件
而得到一整箱的樣品
那是一種非常單調的遊戲機,只有兩個鍵
控制人物左右移動去接著掉下來的球
最特別的機型也只是避開不斷被追上的車
雖然單調,卻能令人玩得不亦樂乎

同樣是小到我也沒記憶的年代
彩色電視和電視遊戲機前後腳的踏進我家
正是Family Computer(FC,又稱任天堂/紅白機)
那時我根本不知道甚麼正版盜版,總之有得玩就OK
既然是付錢買了,總是越多越好
那時盜版盒帶很流行一種N合一的盒帶
我家就是專挑那種來買
而且那個N越來越大,但其實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遊戲
改一點東西,或者開始關卡不同就算第二隻遊戲
最搞笑的是那些名字,要為根本是同一隻GAME去改名字
當年看來很詭異,現在看來很爆笑
事實上,那些都是容量比較小的遊戲
很多大作都是只有獨立盒帶的(不論是正版還是盜版)
但那時我我是不知道的
在那時我的小小世界中,遊戲就只有那些N合一中常見的
遊戲機就只有任天堂,最多只有灰機(即NES),紅白機,小天才等之分
(後來才知道第三個的是兼容機)
單調的電子音和以現在看來不堪入目的點陣圖並沒有阻擋遊玩熱情
富趣味的操作和挑戰難度的喜悅
仍然使那時的我玩得非常入迷
直到今天都令人相當懷念

我家的玩具總是玩得相當的暴力
在第三部紅白機壽終正寢之時
三兄弟各拿出利是錢(紅包),再由家父包底
購買了當時的次世代主機--Super Famicom(SFC,通稱超級任天堂,又稱超任)
我們家買的不是比較常見的日版SFC
而是在香港比較少見的美版,即SNES
那時家中的變壓器不知為甚麼老是常常不見
這時要配就麻煩了,因為SNES的變壓器比SFC的要難買得多
常常要找很多家店才找到
而且控制器也是,SNES的線要比SFC的長得多
要找SNES控制器又是非常麻煩的事

我家買SNES時同時購入了doctor
所謂的doctor就是
把遊戲的資料就用磁碟機輸入RAM
再用RAM去模擬卡帶
因為磁碟易於複製而且價格便宜
這種doctor就成了盜版遊戲的最佳載體
除了SFC之外也有別機種的doctor
但數目與盛行度上,還是以SFC doctor最多
那時我和家兄就常常去拷貝doctor用磁碟的店去
記得當時遊戲以Mb(百萬位元)為單位
通常是4Mb、8Mb、12Mb、16Mb只有極少數是10Mb、24Mb、32Mb
一隻1.44MB(百萬位元組,注意大小階)的3.5"磁碟只有11.52Mb
用來放12Mb的遊戲是剛剛好不足的
有時會引致不穩定
而店家沒必要花功夫去裁減ROM配合磁碟
因為拷貝遊戲收費是以磁碟數為單位的
最好你就分兩隻來拷,這樣就能收兩倍錢
那時店家會把日本的遊戲雜誌的遊戲介紹頁剪下
貼上編號和容量,這樣搖身一變就變成了一本拷貝目錄
靠這樣抄磁碟玩遊戲,我玩了相當多當時的遊戲
(再重申,那時我連「盜版」這概念都未有)
因為doctor實在方便
當時家中的磁碟多得要買個專門的收納箱
(容量是200片,仍然不敷應用)
亦因如此,家中並沒有多少正版的盒帶,僅有這些而已
《Street Fighter II》、《ドラゴンボールZ 超サイヤ伝説》、《幽☆遊☆白書 魔強統一戦》
(這些並非反映我的喜好,因為不是我買的)

那時暑假通常都會回鄉
在買了SFC那年,很自然的帶了去
為了節省空間,打算只帶盒帶
到了後才發現沒帶盒帶
本來打算在那邊買的(因為以前FC年代也常常在大陸買盜版遊戲盒帶的)
別說盒帶,連主機週邊甚麼都沒有,仿似SFC不存在於世上於的
直到SFC世代完結,PS世代中期才在租機店看到(讓人在店中玩家用主機,算時間收錢那些)
零售層面不是沒有,但極少見到
直到PS2世代開始時才再次看到零售家用主機
原因嘛...啊哈哈,佐祐理不知道

PS世代來之時我的選擇是N64
完全是衝著《MARIO 64》來的
我自問是一個很討厭3D的人(各種方面都是,後述)
但變成3D的《MARIO 64》卻令我非常著迷
3D化之後MARIO的世界變我自由而廣寬
各種動作帶來了新的挑戰
這些都強烈吸引著我
我是會暈3D的人,很多3D遊戲玩久了都會頭暈
《MARIO 64》亦沒例外,但我又很想玩
於是乎我是玩1小時必需休息1小時
再玩半小時,然後又要休息1小時
再玩半小時,再休息1小時,再玩15分鐘
然後會完全地受不了,必需要睡覺才能回復
足以看見當時我是何等的沉迷(笑
但除了《MARIO 64》,就沒甚麼遊戲好玩
《スーパービーダマン バトルフェニックス64》是另一隻常玩的遊戲
那是今賀俊的彈珠人漫畫遊戲化
由很多小遊戲對戰組成,常玩不是因為特別好玩
只是因為沒別的可玩而已,
N64早期的遊戲非常非常的少
從入手PS後,N64就被丟一邊,偶爾才拿出來而已

PS世代,新人事新作風
不像任天堂那樣,SCE並沒有對遊戲品質進行各種各樣限制
雖然可以使遊戲百花齊放
但也引致遊戲水準參差不齊
很多製作隨便的垃圾遊戲
雖然未致於像ARTRI SHOCK那樣
但也使我對PS的遊戲信心盡失......
後來家兄用PS和別人換了SS回來
說真的,我真的覺得SS的遊戲比較好玩

說到PS不得不提一件趣事
我家的PS在連續玩了一小時左右後
只要不打開蓋的話,是一直可以讀的
但如果打開蓋換碟的話,就會讀不到碟
要拿去冷卻才能繼續用......

時間來到二十一世紀
PS2發售半年後就來到我家
那時還未有改機晶片和盜版
所以就買了正版
也就從此開始,我就再也沒買過盜版遊戲
就算後面有出現了改機晶片和盜版
也沒有改機,一直買正版遊戲了
因為正版並不便宜
玩遊戲的方式由以往每隻遊戲只是玩兩下
變成反覆玩遍遊戲每一個角落
因此挑選遊戲時變得極度小心嚴格
《洛克人X5》、《實況野球》、《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ガンダムvs.Zガンダム》
都是些耐玩的遊戲(笑

還記得PS3還未出的時候
我就已經完全不看好它
以下節錄06年5月21日我在BLOG上的一段文字
"PS3,它標誌著一度支配家用遊戲界,一手把家用遊戲界推去息微的$ONY大魔王滅亡的開始
遊戲界重回創意和遊戲性行先的光明大道的預兆

我承認我是很不喜歡SONY的
無止盡的催谷多邊形數目
而不是從更根本的在遊戲性,耐玩性等地方著手
遊戲變得只重視視覺效果,那些所謂大作,玩一小時遊戲中有半小時是在看3D動畫
無論是播片還是實時運算都好
這種3D先行主義導致遊戲成本暴升,加高製作門檻
小廠倒閉退出,大廠變得保守
市場越見死寂,這都是SONY一手促成的
算了...說這公司說得多嘴也會變臭

現在我家是有XBOX360跟PS3(都是家兄買的)
但除了THE IDOLM@STER外都沒玩別的了
現在的遊戲總是給我華而不實的感覺
有甚麼遊戲能挑起我的興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