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4

日記:2010/06/24


今天的淫乱ぴんく



早上要開會
而且還因而錯過了長毛的發言
當然,晚上馬上找回來看
和那些小人糾纏在失言咀咒這種小事上是沒意義的
尊重人不應勝於尊重真理 ~柏拉圖

雖然明知如何掙扎,最終都是逃不過通過的命運
但對於某些偽君子,真是完全絕望了
尤其是何賤人那個演說,真是令人怒火中燒




因為看到某張圖而去特地染了手邊的女劍短
(就是本日那張淫乱ぴんく)
A色亮粉紅
B色勃良地酒紅
C色純黑(加背景色會看不到字就不加了)
箭袋因為不能染色,很難強求
不過剛好我有箭頭尾(C色)腥紅紅色
箭袋A色只是印度紅
B色用灰色
鞋因為圖沒設定,我就拿我最喜歡的來配了
手邊最配的是霧玫瑰色






不過我發現
胭脂紅似乎更加乎合這標題
各位覺得如何?



最後是約好(?)的紳士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