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1

日記:2010/04/21


今天的羽々キロ



化成雪白的灰
完全是燃燒殆盡後的一天



女法官<1><2> かわすみひろし/毛利甚八※東立
很自然的想到《裁判長》
香港也有陪審團制度但和那不太相同
兩個故事中的主角在香港都是不會成為陪審團的
(香港要求陪審團最低要有大學畢業的程度)
由多人去決定生死,往往會出現判刑過輕
個人是很程視法律的阻嚇作用
第二個個案這種毫無辯解餘地的姦殺犯也只是判20年
根本是在說歡迎犯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