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1

天與地與beyond

**以下文內有劇集《天與地》的輕微劇透,請注意**

其實我常常對不限於ACG的某套作品感興趣,
但常常有興趣的多,實際去看的少。
前陣子在醫院住院期間實在是悶到一個地步,
因而萌生了找這種「有興趣但沒計劃看的作品」來看的想法,
我不知道是基於甚麼原因而選擇《天與地》,
總之我開始看了。

首先說明一下我於這片的特殊性,
受家兄影響,從幾歲我就已經開始聽beyond的歌,
亦慢慢喜歡上beyond,
雖然說不上甚麼狂熱死忠,但也算得上是長期支持者。

因此,當看到wiki寫《天與地》有影射beyond的時候,
的確令我對此劇多了一些好奇。
當《不再猶豫》響起時,我明白這絕對不只是影射,
最少已經是借用的程度,
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借一個香港人大多都認識的非主流樂隊的形象,
但越看就越明白,並不只是借個名字用他們的歌這麼簡單。

先不說家駒發明的和平手勢,
劇中人物的角色性格以至關係,
都可以對映到beyond四子,
當然現實中beyond沒有圍著一個女性發展的男女關係,
但我總覺得,yan隱約就像在比喻「音樂」和樂隊成員的關係,
特別是阿paul和家駒那種沒有競爭、真正友好但同時向相同目標追求著,
多年來我一直覺得二人是這種微妙的關係,
當然世榮和家強也不可能對音樂沒有追求,
而這「音樂」具體化成yan這位女性,
以男女感情的方式具體表現出來,
家明固然是得到了「音樂」,
而黑仔則是同樣對「音樂」極為執著
Ronnie和鼓佬當然也不可能對「音樂」沒感覺,
只是沒前二人那麼強烈而已。

《天與地》特地找來阿paul來唱同名主題曲,
貫穿作品的結尾曲《年少無知》
也是由阿paul和第五子劉志遠擔任編作曲,
加上以逝者作題材,
如果說這劇本沒得到beyond成員,最少是阿paul的肯首,
我是打死都不信的。
我不知是給面子有實際參與的阿paul,
還是直接是阿paul的意見,
代表他的角色黑仔,在角色特性以至下場都是三人中最好的,
說實的,在最後我一直以為黑仔會因為鼓佬之前的殺人令而橫死街頭,
而且還要是悔改後才死那種(不然怎叫報應?),
對比另外二人的下場,只是永遠的失戀似乎這報應也太輕了一點。


當然這只是改編,不可能完全依照beyond當故事設定,
世榮和阿paul不像是入隊開始就性格不合,
Ronnie(家強)的弟弟身份也拿掉了,
為了劇情這些改動是很理所當然的,
不然這就變了「beyond傳記」了,雖然這樣演我亦想看w。
但有些不依beyond則是比較像是製作不夠細心的問題,
阿paul在四子時代已經有時擔任主唱,這點劇中有表現出來,
但《冷雨夜》是少數由家強所唱的歌曲,
對應上應該由Ronnie來唱才對,
劇中家明1992身亡,那麼樂隊最遲也是90年成立的,
beyond為人所認識是四子年代的事,也就是1988年後,
那個插花加入樂隊的人說家明他們是扮beyond,
似乎有點時空混亂…
至於《歲月無聲》唱錯歌詞,更是絕對應該NG重來的地方,
當然這些並不是影響劇情的小問題,
就當是支持者的小小吹毛求疵吧。



雖然連編劇也承認,《天與地》是有以六四事件為靈感,
但「人吃人」和「政府屠殺人民」實在差太遠,
就算事先有人說過,我也始終感覺不出關聯性,
雖然以發生事件後當事人對事件的態度這點來說,
也可以說是有相似點的。
不過,其實beyond三子對家駒的死本身,
已經是三人同時覺得內疚,又各自有不同的對應態度,
我不知編劇有沒有看過1884年木犀草號的事件
(救生船上缺糧的三人以生病快死的人為糧而特救的事件,
《正義》一書中有提到此事)
我是覺得光從家駒的死本身再發展和建構,
本身就足以建成這段故事的劇本,
是不是加入六四才變成這樣,我是有所保留的。

說回劇集本身,作品中不少對白都安排得很巧妙
我不是說那些警世及諷刺社會現象的說話,
當然有些說的很精彩,
尤其是「和諧不是一百個人在說同一番話,
和諧是一百個人說一百句不同的話之餘,又互相尊重。」這句,
我也覺得非常精彩,
不過我想說的是有些看似和劇情無太大關係的對白,
比如電視電台節目內容之類,其實細嚼下都和劇情有所關係,
同時,有些對白也會有語帶雙關,
既說了當下現況,也在說三子之間的問題,
雖然只是些小聰明,但我挺喜歡的。

拍攝技巧也是令人欣賞的一環,
時空交錯的表現方式雖然不是很簡單就能理解,
但事實上也沒多難懂,而且效果良好,
現在的殘酷現實和過去歡樂回憶更是形成強烈對比。
一些畫面結構和分鏡的特殊意義,
也帶出了不少(主要是)人物關係心境和氣氛,
那些習慣看無記師奶劇的歐巴桑們懂不懂我就不知了
習慣看這些畫面涵意的我來說是做得滿明顯的。
背景音樂上的用心也是一絕,
音樂和畫面或者對白在凝造的氣氛上相當能勾動人心,
在我看過的導演(幾乎都是動畫啦…)中,
這位的技巧算是中上以上的。

不過這畢竟是無記的劇集,
穿崩位其實也不少,無記式偷懶場景也不少,
全港只有一間醫院,二十年來醫院內部裝潢沒變過,
諸如此類的問題其實也不少,
不過這是瑕不掩瑜的小問題而已。

結果是沒有特別驚喜,
但高潮位的表演,的確做得非常出色,
一瞬間令我有種在《抗戰二十年》演唱會中,
看到投影出來的家駒和三子合唱的那種感動,
最近越來越眼淺的我眼睛也很自然的流汗了。
三人的結果前面有說過,
如果那是殺死並吃了家明的報應,似乎有點獨厚黑仔了。
至於最後,當年yan回頭了的if end,
對這個其實相當痛故事,畫上了一個治癒的句點,
就算不是一個驚為天人的結局,也是一個令人拍掌叫好的。

很多人都比較欣賞結尾曲《年少無知》
雖然我也覺得此曲和劇集的連結比較強,
歌詞也比較發人深省,副曲部份我也挺喜歡,
但只論歌曲本身的話,
我還是比較喜歡曲詞唱都是由阿paul負責的《天與地》,
《年少無知》是劇中三名主角表白在戲中已充分交代,
但劇集主題曲《天與地》的描述對像卻不一樣
《天與地》是群像劇,是家明、黑仔、鼓佬、Ronnie、yan這5位主角的故事
但《天與地》一曲卻只提到「我」和「你」,
這歌詞難以套用於劇中任何一對角色上。
原因是詞中的「我」和「你」都不是劇中角色,
而是阿paul和家駒,
《天與地》就是阿paul在十多年後借著此劇的機會,
再一次給亡友的友情之詩。

最後總結,
《天與地》確實是一套頗出色的劇集,
用我比較熟悉的動畫比評,
大概是介乎季度首作和年度首作之間的程度吧,
如果和無線現在那些不知所謂的師奶劇相比更是兩個次元,
花這二十多小時看完,是完全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