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一寸先は闇

家母的長途電話來電,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已經猜到不是甚麼好消息,而且一定是壞到極點那種,她好像想週末見面時才說,當下我已經想到幾個可能,我實在不想抱持這種不安的心態過這星期,而且比起面對面聽到我想在電話聽到我會有比較好應對,我不想在無準備下被她看到我當時的表情和動作。
追問下是剛才預想的可能之一:醫生診斷她的癌症復發了。
感覺我的反應小到一個不合常理的地步,我不知道我應該做甚麼好,只能先問清楚狀況,家母見醫生時不懂反應,沒問清楚病情,只能等下次見到醫生時由我親自問清楚。
從聽到這消息後思緒比平時更快速的奔流,但不怎麼亂,雖然我是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做甚麼、能做甚麼,但別說悲傷難過甚麼了,我連慌亂的感覺都沒,和得知外婆逝世時一樣,好像眼前的事從來沒發生過那樣,我不知道我是接受度高到這地步還是怎樣,只能先在網上找相關資源和文章,雖然google萬能,但總有點無處下手的感覺,因為我連我要找甚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