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5

日記:2007/09/05


今天的里香

らき*すた(20)
你已經被咬了XD
這cm...らき*すた已經變了涼宮的宣傳指定動畫了orz

ネットゲーム廃人...啊呢?
今天沒有玩RO2,把這幾天積下來的事清理了一下
包括這個BLOG的日記...orz

日記:2007/07/28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その二


今天的こなた
順帶一提今天我是穿著GOING MY WAR這件

醒來後開始收拾場地準備進場,這時時間是凌晨5時39分
我走了一下,光是由隊頭走到隊尾就花了5分15秒囧
(拍了一段在05:39由身處位置走到隊尾的片,片長5分15秒,檔案太大沒地方放)
也發生了不確定排隊位置和沒有場刊的有驚無險場面
那毒花花的太陽真要命
我要直接把水一點一點往頭倒來降溫
(擦汗是很不智的,汗是使身體降溫的手段
在沒有人工方法去降溫時,直接讓身體濕掉
讓水份蒸發時帶走熱量才是最好的方法
每克水蒸發時帶走的熱量相等於令同分量的水下降0.5度)
整件衣服都濕透了,可以扭出水來那種
這時把冰水送來的[DD]就有如天使一樣啊\Q[]Q/
(嗯,不過萌不起來‧_‧)

△戰場中心台大體育館△

在大家被太陽萌到腦筋遲緩之時
就看到台灣府著名的各大腦殘媒體出現
哇呢還真多呢

△腦殘出沒注意,看起來還真一臉腦殘△

還有一家(非凡電視台,不是上面那個,據說腦殘度不高)剛好來訪問到我們這團
記者:說一句給電視裡的各位說句話吧
眾:だから愛したい
記者:(黑占黑占黑占)

開場的情況台灣和香港差不多啦(我想哪兒都差不多了)
也是老樣子一出閘的時候每匹馬都出得很齊
你有你的會場內請不要不要跑,我有我的
我其實沒甚麼特別的本子要買,所以有點顯得無所事事
四處走走買買,也買了不少本子
加上本來拿著的東西...超重囧
去休息區休息一下兼放下東西回去再戰
想再出發時...休息區只剩下兩人,而且都正要再出發
都走了的話不就無人看管了嗎囧
末日:......
[DemonRay]:......
最後我留下來,由[DemonRay]幫我買預訂了的東西
他回來後我也再出發去再戰
不過三樓的腐力場太強,放棄(死
再回去時因為之前累積的疲勞結果睡著了
被幫忙拿行李箱來的[阿鬼]罵到死囧

回旅館發生了很驚險的事
我把行李箱留了在小黃(的士,計程車)上啊/@[]@\
衝出去和跟我們一起回西門町,打算待會帶我們跟夢白日集合的[凱]說明
末日:我的行李 @[]@)!!!!
凱:啊!放在後車廂@[]@!?
這時凱快跑過去,想看有沒有辦法追到那小黃
(嗯,C&P真方便)
呃...我想應該是不可能用跑的追回來吧(汗
但沒有他的手機,只能等他回來
結果當然是追不到了
如果只是本子就算了,那行李箱中有...
FF剛敗的本子(嗚)
全部的台幣現金(噗
手提電腦(吐血)
護照跟入台證(噴血)
就算不能追回來也一定要追的(死超級大
但我們都沒記到車牌(有誰會記這種東西...),所以非常難辦事
我們不知道車牌,也不知道所屬公會,連電台的號碼也不知道
然後警察廣播電台那邊週末休息了
經商量後決定拜託[凱]去台大試著找那邊的司機直接問公會電台
然後我和[阿鬼]準備去報警,在[凱]出發後,我們也準備出發時
突然酒店電話響起,心中湧現無窮的希望
果真沒錯,是司機打電話來的!
他記得我們下車的旅館,打去服務去查悉我們的房間
(還好我跟著一個顯眼易認的[阿鬼])
然後他把行李送回來\Q[]Q/
我愛台灣,我愛台灣的司機們\Q[]Q/
不過也因為這事拖延了時間,沒趕上夢白日的聚餐
結果大夥們殺上來旅館聊天
[流轉]:阿修([水無月修]),今天晚上我去你的房間(誤
因為被剛剛的事再得很累了,最後只能去旅館旁的摩斯漢堡吃東西
不過話得說回來,這店的東西超好吃的
而且比香港的分店便宜(P.S 我沒去過香港的)
還叫了外帶回旅館吃(心

吃完就去了[餓仆]的家去睡
他家的衛浴系統滿新奇的,可以由牆的位置水平噴水XD(←重申,大鄉里出城)
而且是第一次睡榻榻米(滾滾滾)
借了網絡用了一會(沒想到台灣免費的無線網絡少得可憐)
不過明天也要早起,所以也沒用了多久
就這樣完結了驚險的一天戰鬥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零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一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三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四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五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六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七
第二次超級台灣府大戰 其之終

日記:2007/09/04


今天的萌圖

ネットゲーム廃人三日目
以上
第三行(有完沒完啊?

當厭了初心者就轉職去劍士,剛轉職時好廢
比初心還不如,要到JOB5後學會各種技能
以及武器支配(一般稱做武器修練)升級後
才有比較像樣的能力
還好RO2轉職不會再改變外觀


我猜事件(google video)
只能說狗改不了吃屎,電視台改不了腦殘
捏詞生造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了
開口閉口戲劇效果當擋箭牌
失去走向真實的意志的人,才真正的沒有活在世上的資格

其中一個參加者的自白
在我看來,只是一個人在自HIGH而已
他的字裡行間還是有著那種莫名其妙以宅為自豪的思想
但做出來的事最後還是被耍的團團轉,這到最終又有何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