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0

再次響起的奇蹟之詩──KANON重製TV版

再次響起的奇蹟之詩──KANON重製TV版
文:末日幽靈
在開始前的一點閒聊:筆者當年在KANON中文化時得以接觸這套作品,也寫了算是第一篇正正式式的評論文,雖然現在看回那篇爛東西真想找個洞鑽下去(笑)。當年實在沒想到今天又會以同一套作品再寫一次,在得知重製TV版的消息時筆者心中就有要再寫一篇的感覺,主題自然是剛剛在2007年3月播放完畢的重製TV版了。順帶聲明一下,以下會有相當份量的劇情洩漏,未看又準備看而且不喜歡被捏他的朋友請迴避。
在改篇動畫已經成了最大主流的今天,各種質素不一的改篇動畫排山倒海而來。在這種大趨勢之下,原作本身很好,但動畫化改壞了的動畫比比皆是,而很遺憾的,在2002年由東映製作的動畫版KANON正是其中之一。一般而言,這種被作壞了的作品都只會被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中不得翻身。但受同社(KEY)後作AIR在2005年由京都動畫(下稱京動)製作的動畫版大受好評的連帶作用,出乎大家意料KANON得以再次動畫化。
在說京動版之前,先略略說一下東映版吧,畢竟上一篇文主題重心在原作上。東映版雖然也被人用作推廣原作,但也備受原作支持者的抨擊。而主要的批評是來自劇本的修改,東映版的KANON只有一季十三話的份量,但卻需要容下KANON五條主線的故事。時間不足,需要說的東西卻一大堆,於是就只能用力的壓縮劇本,這種完全超過了刪除多餘支節的壓縮行為,自然使得劇本變得面目全非。而其中又以美坂栞路線尤其嚴重,可以說是壓到不似人形。另外亦出現修改劇情,比方說對川澄舞的「力量」說明部份被完全刪掉,令觀眾看得完全一兩個頭大,「魔物」變成單純的神怪現像,偏偏「魔物」的由來卻是故事的一大重點,被刪去後故事就完全變了個樣,如果是看過原作的還可以自己在腦內補完,但未看過的觀眾眼中,自然就變成現在流行的輕小說常見公式「男生遇上奇特的女生,然後一起進入常識外世界」;同時最終的結尾部份劇情也改成有點肥皂劇味道的普通情節,雖然效果不致於太差,但和原作亦相去甚遠。原作中五條路線大多數角色之間,除了本身是同班同學的美坂香里(栞路線)和水瀬名雪(名雪路線)都是幾乎沒交集的,而東映對於這情況的處理辦法是增加有交集的原創劇情,但效果卻強差人意,而且也把原本就不多的時間消耗了。其他諸如半話登場一話退場,趕劇趕到觀眾吃不消這種事就不說了。不過雖然如此,但東映版也是有著一些優點的,比方說由原作語音版(DC、PS2)繼承下來的豪華聲優陣的高水準演出、動畫版的主題曲florescence以筆者淺薄的文筆實在很難完整的形容其如何的出色,這首無論在甚麼心情,喜怒還是哀樂之下聽都會感覺到與自己心情共震,能夠抒發內心心情的感覺,是一首很奇妙而優秀的歌曲。東映版中是完全使用了原作的BGM(背景音樂),玩過原作的玩家都會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感覺,而這些BGM本身也是相當動聽的,但另一方面卻有原作支持者攻訐東映版換了主題曲,有關這點筆者只能嘆息完全原作主義實在可怕。而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同時使東映版不致於落得太過慘淡收場的原因,就是東映版中的確存在著令人感動的部份,尤其以あゆ最後道別那一幕,直接的去到催淚彈級的地步了。而這份感動正正就是原作KANON受到追捧的原因,東映版雖然不是作得很好但最少在這點上是一脈相承的。不少人亦因為看到動畫覺得感動而找回原作來看,這是後話。
切入真正的主題京動版KANON,在當初公佈再動畫化時,大家心中都有著隱憂,如果這次同樣是一季番的十三話份量的話,將必重蹈東映被時間不足的覆轍。幸而最終宣佈京動版KANON將會是兩季番的動畫,使不少人放下心頭大石,同時京動的前數作建立起的良好聲譽,也使人深信京動版的KANON將會不同於東映版的出色。吸收了東映版的教訓,京動在製作時修正了很多東映版的缺點,被攻訐最多的壓縮和刪減劇本因為時間變多而改善,其他細部表現上大都針對東映版的問題而修正,至於作畫好則算是京動一向的優點,但在如此前題之下,不少人表示看完京動版後,總覺得缺少了感動,甚至被評為不如東映版,這到底為甚麼呢?筆者試著和大家分析一下這套作品。
首先由配音談起,京動版的聲優基本上是全部保留,唯一換了的是男主角杉田智和,如果有看京動上一部作品《涼宮ハルヒの憂鬱》的話應該會覺得很耳熟,因為杉田智和正正就是此劇男主角キョン(阿虛),而這易角的安排就結果而言相當的不錯,祐一能跳脫出這類美少女作品的男主角都不討好的命運,這點杉田智和可謂功不可沒。其他聲優方面,近年堀江由衣(月宮あゆ役)的配音表配都很出色,一洗以前沒演技的印像,尤其把新舊版KANON拿出來對比就很明顯的感覺到她的進步;至於國府田マリ子(水瀬名雪役)雖然不致於差,但卻讓人有退步了的感覺,聲音少了那種軟綿綿低血壓的感覺,變得平凡普通了,至那句口癖好不好就見仁見智了;飯塚雅弓(沢渡真琴役)的配音比起東映版也進步了,聲音能夠給人一種小動物和小孩子的印像,很能演活小狐狸這角色,值得一提的是京動版中正式出場祐一小時候的仰慕對像,真正的沢渡真琴亦是由飯塚雅弓配音的,但兩者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能配好兩種差距這麼遠的角色,實在讓人佩服;至田村ゆかり(川澄舞役)一向給人的印象都是演比較有活力的角色,能夠演好無口系的舞也是相當厲害,而且在京動版中,比起東映版,無口和萌的要素都發揮得更加好。
至於音樂方面,京動版和東映版一樣使用原作的BGM,甚至連OST中的未使用曲也物盡其用的用上了,使用原作BGM固然是有不少好處,但是也會帶來一些限制,比方說原作的BGM連算連未使用曲也只有二十三首,而且其中有十首是個別角色專用的BGM,又有一些是事件專用的,這樣計算之下可用的BGM並不多,重覆率變得很高。京動的做法是在現有的BGM中下功夫,將原曲改篇轉調使用,尤其以十八話中那首改變最大,都不認得出來了,不過這種再篇曲為數並不多,大多時候都是使用原作的,變成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首BGM,而熟悉的另一種意義就是悶。而另一方面,在原作中因為AVG用時比較長所以沒所謂,但動畫中場境轉換較快,而且常在不同的女角間轉換,套下去就會覺得轉得太快太密了。OP中不但只主題曲是用回原作的主題曲Last regrets,連畫面分鏡都是和原作相同,當然是由靜態畫變成動畫,而且質素要高上很多了。因為配合OP時間的關係(日本人挺死腦筋的),前音和尾音有剪過,對於聽了Last regrets幾千上萬次(絕無誇張)的筆者來說,聽起來會有些不習慣的感覺。
然後到畫面,京動的作畫水準是不需要懷疑的高,除了二十一話車禍那一幕的作畫失誤外,每一話的作畫水準都很高,沒有任何一話水準低落。但有一點不得不說的是,無論是舞的自殘(劍都貫穿身體了)、秋子的車禍、還是あゆ掉下樹,幾乎都是不見血的,京動似乎很刻意的把出血量減少,這三件事中都是應該大量出血的,到底是不敢還是不想就不得而知了。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原作中是沒有主角祐一的樣貌設定,所以這是動畫化時從新設定的,而京動版的祐一又比東映版那個一臉呆樣好上很多,但總覺得很像キョン(阿虛)……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京動版的起頭是起得很好的。一開始在為序幕的夢境獨白也補上了畫面,而且在劇透和畫面影像表達方面取得了相當的平衡。原作利用雙關而帶點模稜兩可的獨白敘述日後真相大白的事件,但畫面是很單調的空白一片加上雪花和獨白文字,而動畫則補上印像畫面之餘亦同時亦迴避了直接描述,對白和畫面的融合做得很好,完全沒有突兀的感覺。
大方向上京動是相當忠於原著的,但細節表現卻不時會加以更改,比方說原作一開始,名雪接祐一時給他一罐咖啡當作等待的賠罪,祐一吐糟「七年的重逢就只值一罐咖啡嗎?」,又或者第二話中祐一吃完謎之果醬之後,對名雪的那句「你是逃走了吧?」。相對的,在原作有畫到CG的名場景幾乎都在動畫中全部重現,唯二例外的是和主軸有衝突,名雪線的兩張CG。與此同時動畫版在原著空白的地方作了不少補完,使故事變得更加合理化。這些補完都是在原作的基礎下增加的,所以看起來不會有違和感,比方說原作一筆帶過的城鎮介紹,在動畫版中是詳細的補完了,與此同時不經意的埋了不少伏線,讓日後故事說得更順。如果要用四個字總結京動在劇本上的處理態度,筆者會用「誠惶誠恐」,在動畫的表現中,讓人覺得京動在各種限制中極力掙扎,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種懼怕原作支持者攻訐的感覺。
KANON的原作是一個多線結局的AVG,可以很簡單的分出數個故事出來,這點就算到了動畫版也是很易的區分(有關這點下面會再說),以下以動畫版先後順序說一下各路線的故事。
真琴路線是第一個切入的主線,所以在故事中會穿插著別的路線的事,不過越後面的路線因為沒有別的路線可以穿插,所以就越沒有這情況了。比起原作有點強調了真琴的身體靈敏度和體力低下,明顯的是為了後面而埋下的伏筆,合理化真琴是狐狸變成的事,注意一下第七話中出現的狐狸,那是有兩條尾巴,被稱為妖狐的狐狸。在第五話最後舞留下了語重深長的一句話,而這句話是原創的,京動利用了原作中真琴追著祐一來到學校準備嚇他的事件,以及舞的「能力」(後述),結合成那句話,這是相當妙的處理。另一方面,真琴線的配角天野美汐的出場數並沒有增加,反而在故事中引渡的位置被舞所取代了。京動版由開始一直的表現都表現得非場好,也用了很多時間去讓觀眾感受到真琴的生命一點一點消逝,可惜到第一個路線的最後一下卻表演失準,之前一直時間都是相當餘裕的,但最後一幕真琴消失時的卻匆匆完結,是時間處理得不好還是故意不灑狗血就不得而知了。順帶一提,祐一說真琴這名字像男生的原因是,まこと(真琴)亦可以寫作誠,是男性用的名字。
舞在故事中比起原作多扮演了一個角色,就是引渡者。原作中她擁有超能力,不但可以起死回生,也可以製造出不存在的魔物。而京動以此為基礎,再給予她預言的能力,在其他四人的路線中都給予祐一指引。舞路線中有一個BUG,佐祐理在首次出場時所用的自稱為わたし,無論原作還是動畫中都有提到,佐祐理以名字作第一人稱是有原因的,不過這BUG到後面是有修正了。有玩過原作的人中都會有印像,舞路線中如果沒有選擇迴避攻擊的選項,是會直接進入死亡的BADEND的,而動畫中,雖然有說說到那兩句「該避的時候應該要避」「記著訓練時那句話」,但祐一根本沒照做嘛!如果是遊戲中的話,他早就被自己拿著的劍給咔嚓了。最後在劇情交代方面雖然有點趕急,但需要說的都說了,無一遺漏。但是和真琴結局一樣,最後一幕在營造張力方面因為太趕急而效果低下,也是同樣的可惜,順帶一提,由於時間比較多的關係,佐祐理的故事也能出現在京動版,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而已。
栞在東映版的劇本被壓縮得幾乎不剩,在時間充足的京動版總算是多了一點戲份,不過話得說回來,原作中栞的劇本本身就很虛,在京動不敢大改劇本的前提下,只用了三話就把栞路線完結了。不過雖然如此,栞路線在表現上並不因為短而失色,尤其是第十八話,由背境音樂去到故事氣氛都非常的出色。KANON七不思議之一活潑亂繃的垂死病人(笑)依然健在,在京動版就更加厲害了,才剛進院幾天後就有病情好轉的消息,難不成真的如同人的惡搞,那個很複雜記不清、不是感冒的不治之症叫流行性感冒?(再笑)
整套京動版KANON最慘的算是名雪了,不但出場數少,連主線也短得可憐,主要原因還是名雪路線的事件會和主角あゆ路線有所衝突。真琴的只能算是飼主和動物之間的感情,舞也能解釋為朋友的友情,栞就只是幫助學妹而已,這些都可以迴避掉愛情而避免和主角威能加持的あゆ路線衝突,但名雪的是確確實實的告白過,這下就不能混過去了。東映的方法是逆襲然後退卻,雖然過於理想化但還算是成功解拆;而京動的處理手法是直接的放棄名雪,名雪慘成棄子,嗚呼,噫嘻。
最後是主角あゆ,基本上是整個故事的核心。但KANON五線進行之下,其實他的出場數只是比其他人多一點,而且分散在其他人故事中間穿插,觀眾在專心看其他人的故事時就往往忽略了あゆ的事件,結果造成正式切入あゆ主線後,那個接吻場面變得很突然。事實上如果把在前面あゆ的各個事件加起來,是比任何人都要多的。而最大敗北算是あゆ說「請忘記我」後,祐一抱過去那段處理失當,氣氛在最高潮突然跌下來,然後再繼續演下去效果就是差了一截。
總結五條主線,可以看得出京動是很努力的試著提高五位女角的互動性,多次從原作中空白的地方加以補完,比方說香里和名雪同樣是面對親人的垂危,所以安排由香里去作提點者;又或者去祐一家玩的あゆ和真琴成為朋友。這些是很好的補完方向,只可惜力度太少,京動又不是太敢於追加劇情(追加和補完是不同的!和補完!),以致最終各個故事還是各說各的鮮有交集。而京動在處理結局方面可以說是有夠糟糕的,首先是五個主線中有四個都在最後一刻失手,真琴和舞是在時間充裕之下把最後一幕的時間縮減以致張力不足;あゆ則是加了多餘的台詞和動作使節奏停頓;至於名雪……算了吧(嘆氣)。
休息一下說些輕鬆點的,眼尖的觀眾也發現到,京動版的KANON中有一些捏他位,比如說第一話和第五話中的濃厚桃汁廣告(來自AIR),又或者十七話中的キー子(KEY社看板娘)。這些小地方雖然無助於提升可看性,但知情者看到卻能會心一笑。
切到問題重心,京動版到底缺少了甚麼呢?這得回到原作去看,基本上原作是一套治癒系的作品。也許有人會問,會使觀眾悲傷甚至落淚的作品哪算治癒系?其實這是有點誤解存在,認為治癒系作品就是那種看完後心頭暖暖的那種有點悠閒的作品,其實還有另一個流派存在的,就是Hit&Heal,先使觀眾溶入故事中,然後使其陷入悲劇,利用人性的同理心,令觀眾為角色的遭遇傷心難過(Hit),然後再給予救贖,這救贖可以是起死回生的奇蹟,也可以只是小小的幸福,這樣就能產生Heal的效果。只要故事寫得好,這種挑動觀眾淚線的方式是很有效而且強力的(也是為甚麼麻枝准會被稱為麻枝大魔王的緣故),但是一旦任何一個部份出錯,這方法就運作不起來了。而京動版就是正正缺少了中間的部份,悲傷是需要時間和氣氛去蘊釀的,而然京動版在這方面做得很差,除了在時間安排上失當,連故事編排方面也有問題,時間失當前文已述,編排失當又是甚麼呢?原作是一套AVG,想當爾大家是會一條一條線去看,那就會是以「日常→悲劇→奇蹟→結局→日常……」這種方式去看,但去到動畫時,如果不像《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那樣很乾脆的作成多篇平衡世界的話,故事編排就必須要更改,更京動版的處理順序是在開頭讓各色出場,然後是日常生活,接下來就是(悲劇→奇蹟)x5,這樣的順序就是很有問題了,當第一個主線完結後奇蹟就發生了,當下一個主線的悲劇出現時,觀眾會認為接下來也將會有奇蹟發生,當預期奇蹟被判斷為理所當然的存在時,悲傷的感覺以及奇蹟出現時的感動就會大減。筆者認為,將悲傷和絕望累積,最後把救贖一次過釋放,這樣的效果會更加好。
總括而言,京都動畫版的KANON在作畫,分鏡等運用都有高水準的演出,但偏偏在最重要的劇本方面,卻因為各種束縛加上編排失誤而令整體成績令人失望,實屬可惜。行文之際,正好收到CLANNAD動畫化的消息,且看這次京動能否一雪前恥了。


附錄
筆者在寫文時有部份因為過於離題而要捨棄,但寫了不放出來又有點可惜,所以以附錄形式放出來,算是延仲閱讀吧
附錄一:末日理想中的KANON故事編排
首先栞和真琴線並列進行,然後兩人完成路線後消失;接下來あゆ和舞並列進行,但按下生日事件和最後一戰,乾脆把她停學也沒所謂,反正之後一段時間沒她的戲份,而あゆ線演到第一次失蹤;接下來進行名雪線,途中あゆ再出現再許最後一個願望,這時祐一可以因連續的不幸暴走一下;接著秋子撞車事件,送院持續昏迷,跟著是舞生日事件,最後在舞自殘後改為送到醫院,把心跳停一下推高高潮是必需要的,把各種各樣的悲傷集合一起時,就可以放出救贖了:小舞出現令舞起死回生,然後昏迷中的秋子脫離危險期醒來,然後提起七年前的意外,衝到あゆ的病房但あゆ繼續昏迷不醒,直到舞和佐祐理畢業,提起あゆ時說一直在等待(這和京動版一樣),最後あゆ醒來,在春天開學時,消失的栞和真琴再次出現,故事結束。
基本上是以正文中筆者認為最理想的模式為基礎想出來的,文筆比較亂和難明,如果沒有最少看過京動版和原作的話大概會一頭霧水。


附錄二:KANON(及KEY社)名字小考究
基本上這可以說是一個無解的題目,官方從來沒有出來正式的解釋過取名的由來,都是大家自行推測的。唯一可以肯定的就只有一定和音樂有關,因為麻枝是個變態級的樂痴,和他合作畫《ヒビキのマホウ》的依澄れい在後記中就提到麻枝一個月買過百張CD,連睡覺都不停的聽,這興趣也反應到取名的喜好上了。
KANON語出自一種音樂曲式CANON(卡農),因為日文中沒有C音故以K音代替(亦有指是因為卡農的出處德文是用KANON的),KEY社的作品之中,不論是KANON、AIR、還是CLANNAD,其實都可以指音樂的種類:KANON指輪唱曲(日文叫追復曲);AIR是指電子音樂(來自法國的浪漫電子樂團AIR)又或者主調、曲調;CLANNAD指愛爾蘭民謠(字也是來自古愛爾蘭語,那不是英文),而KEY本身一般也可解作(琴)鍵或者調音這兩個和音樂有關的意思。而三字在音樂以外都分別有意思的:CLANNAD是古愛爾蘭語,意指「家庭」;AIR自然是天空了,至於KANON,筆者傾向真作這一解釋,是前Nexton小組,KEY社真正想作的作品,至於京動版中第十四話佐祐理的「在平凡的生活中漸漸地改變」,筆者覺得是有點穿鑿附會的感覺,而一般的說法都是指五重奏,由五位女角的奇蹟交織出來的故事,不過就結果論而言,KANON也成了部份人心中的正典(笑)。

2007年3月21日04:15 第一次修正

3 則留言:

匿名 說...

貼上方墨吧

幻狐一小影 說...

晚安~

若狐在還小時~

哥哥玩kanon時我有在旁邊看~

哥哥也順便解釋劇情~

若狐文筆不好~

所以只能說~kanon真是好作品呀!!!

當然~動畫第一種版本的那個除外~

那個跟我當年聽哥哥說的劇情感覺接不太上來

末日幽靈 說...

這文已經投到方墨,只是要等更新才出文
所以先在blog放出來

其實我覺得東映版也不能算是差,只能說不能讓人叫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