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5

夢:2009/03/24

夢中我身在一所學校中
那學校和我的中學基本相同
唯二分別其中之一,在於這所學校是有電梯的
我乘了電梯上去
電梯沒等我按鍵(事實上也只有關門和關門鍵)
就不說分由的向上升
這是落地玻璃式的電梯,但其中三邊卻被黑布蓋著
只有出入口那邊看得到東西(和普通的剛好相反)
電梯自動停在一層,一看居然是汽車製造工場
這不是學校嗎?怎麼會是工場?
而且汽車製造這種重工業的工場可以這樣蓋的嗎?
一連串的詭異感使我很順手的按下關門鍵
然後電梯又是自把自為的下降
這次是演講廳之類的地方...pass
再下來已經是我原本進來的樓層
而且還卡在一半就開門了
我要用爬的爬出電梯

然後我又走到了另一個不同點
正門居然是火車站月台(驚
而且我還不知為甚麼上車了
上車了才發現這問題的我已經來不及了
在車上還看到了以前的老師在示範使用圓磨鋸
看到一半警覺到要下車倒車,這時車已經丁了下一站,準備關門了
我僅僅來得及撲出月台(真是用撲的,棒球那種)
爬起來看著月台,只有指示轉線的標示
卻沒有對頭車的指示,心急如焚的我在站內繞了好一陣子後終於找到指示
急急忙忙向那方向衝,這時天空下起小雨來了
在一直衝的時候,突然看到同校的女生在跑
咦?我中學女生是穿水手服的嗎?不理了
心想跟著她跑就能回到學校
於是發力追過去,撞過去一起跑(想像美式足球那樣)
這樣一直的跑,在一個分叉路中
看到地上的標示,赫然發現我們走錯路了
我馬上停下來,而她則收制不住跌倒了
她:幹嗎突然停下來,害人家跌到了
末:我們走錯路了啦,你走麼走到這兒來的
她:我跟著你走的啊
囧,原來兩人都不會路
她了站起來,抽搐了一下,看來是腳後傷了
我蹲了下來,背對著她,示意要她上來
她:我自己會走...嗚
似乎走路也有困難的樣子
我走過去,半強行的背起了她
末:別囉嗦了,上來就是
她:死都不要,放我下來,誰要你背了
她:再不放我下來要叫非禮了
末:最好這兒有人啦
說著她的手和腳就在亂打亂踢
直到她動到痛處才停止
末:你這樣還想怎到學校?安份點吧?
她:嗚...
雨越下越大,她在我背上撐起摺傘
問她為甚麼不一早拿,她「因為...這個...那個...」的支吾了半晌也答不出來
路上雙方都是一片沉默
這時我開始意識到我的雙手和背上碰到的柔軟觸感
當我正察覺到,為這而開始慌亂之時
頭髮被扯的感覺把我拉回神來
「你該不會想就這模樣光明正大的回校吧」
這次換腦中想著別的事的我支吾了
被以命令句「給我小心的偷偷溜進去」也只有聽命的份
到底剛才是誰死都不要讓人背的啊?
我偷偷的潛回去,本來一切順利的
就在進入課室時,被老師發現喝令「你們在做甚麼」
就在此的同時,我就醒來了

2 則留言:

chi kong 說...

只有被命令的感覺是否絕望了XD
偶想看末日續集啦>"<
末日強制築構夢境把理想的情節強壓在夢裡去!

這個夢是重播的(?)還是有感而發


所謂 日有所思 夜有所眠
這個夢到底……暗喻什麼!??XD

末日幽靈 說...

其實有萌(羞)(我不是M!也不是ツンデレ!)
醒來時還記得情節,趁記得的時候記下來的
精神學中有說過夢的情節是代表怎樣的狀態,但我沒有學詳細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