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1

淺談港台漫畫代理

這篇是投稿到方墨的作品
太長了所以要分開三段
不過BLOG就沒差了

====================

雖然世界上有各種漫畫,但我們看最多的,始終仍然是來自日本的漫畫,將在日本的漫畫引進我們身邊的,便是代理商了。
現在台灣的授權漫畫代理,依市場份額分別為東立、台灣角川、尖端、青文、長鴻、東販、尚禾、原動力;香港方面則是天下、玉皇朝、文化傳信、正文社。已經倒閉了的大然、退出了漫畫市場的經聯、時報,還有盜版的螢火蟲之類並不在討論之列。其實每一間出版社都有足以獨立成篇的東西要寫,不過既是「淺談」還是盡量簡潔好了,亦因此大部份歷史都予以割捨;另外由於筆者認知有限,幾乎都只會說有關男性向的部份(少女漫畫很少看,更別說BL漫...),請見諒。而第一部份會先說台灣市場份額比較大的東立、台灣角川、尖端。

東立
自從大然倒下後,吸收了其大部份市場的東立成為毫無疑問的一哥。作為現存台灣最大漫畫代理商,它只有漫畫業務,無論感覺還是實際上,東立都是最用力耕耘這市場的公司。
東立出書量大也引申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翻譯馬虎水準低落,如果只是單單的無法準確翻譯也算了,有時還會夾雜同音錯別字,尤見於冷門漫畫,月產百多本單行本果然是相當大壓力。另一個惹人垢病的地方,日本漫畫分三級,即全年齡、15禁、18禁,而台灣只有全年齡和18禁兩級,東立而今仍然會為了讓原屬15禁作品來台後不成為18禁而修改漫畫畫面,美其名為保護兒童,實際上是為了擴大市場,近年的例子如《出包王女》(港譯:茶煲情緣)。用紙方面,東立的紙好聽叫平實,難聽叫廉價。放久了該黃還是會黃,雖然沒有甚麼大問題,但也讚不下去就是了。至於價錢,一本標準176/192頁的F6判型(36K)漫畫,由當年台幣65元拾級而上,到現在定價95元,以其製作水準而言有點小貴。
東立選書相當廣,像《鋼之鍊金術士》、《ONE PIECE》之類熱門漫畫自然不在話下,但也常常會看到一些莫名其妙,完全難以想像會賣得出去的漫畫也被代理。當然,其中也有些是搭售版權的產物(也就是你要買○○○的版權,就請把※※※也買下去),但亦因如此,常會有一些不錯的冷門漫畫被代進來,在當中發掘好漫畫也是一大樂趣(笑)。

台灣角川
顧名思義,台灣角川是日本角川的子公司,注意並非分公司,財政上是獨立的,版權費也是一樣得照付,這點滿多人誤解的。和母公司一樣,相對其他出版社是相當年輕的,成立至今剛好十年,如果以漫畫事業來算,更只有數年間的光景
相當理所當然的,台灣角川基本上都是母公司日本角川的漫畫,在剛涉足漫畫事業時,還發生過回收以《EVA》為首的數本漫畫版權事件,大都是一些經典作品,畢竟肥水還是不流別人田嘛。雖然台灣角川代理的基本都是日本角川的作品,但反之日本角川的漫畫中文版卻不一定由台灣角川代理,想當爾,這樣的作品大都是一些二三線作品,比如GAL GAME改篇作品《Clear》是由青文代理的。亦因為主要都是代理母公司的作品,也承繼了其重畫面多於重內容的出書原則,在近年萌腐當道的ACG界倒是挺吃得開的(笑),加上角川一向擅長多媒體行銷,台灣角川自成立後迅速擴展,目前已經穩座漫畫界第二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台灣角川的中文版版權是包括香港的,角川州立作香港區的銷售代理,角川州立(前州立影片)於2005年歸入日本角川集團期下,可謂肥水不流別人田。
台灣角川打從一開始就是走高定價高品質的路線,以較精美的印刷和畫面吸引人們注意,尤其剛成立之初,其紙質和印刷相對較為平實的東立和大然要好得多。但時移勢易,隨著成本上漲,一直沒加價的台灣角川唯有偷工減料,紙張水準早已大不如前,以《幸運星》為例,台版比日本要軟和薄,而且還會透底,品質神話早已破滅,但凡事總有兩面,在此消彼長之下,現在台灣角川的漫畫並沒有比東立貴,想到這點較低的印刷水準也變得可以接受到。另一方面,台灣角川的翻譯倒是比其他代理要好,尤其在處理宅專門用語方面。

尖端
和前兩間代理不同,TOM集團和城邦出版集團期下的尖端的主力並不只在漫畫事業,小說、雜誌(還記得《神奇地帶》嗎?)也出了不少。
早年尖端出版的漫畫並不多,但都是精選的優質作品,而且主力大都集中在青年漫,少年漫可謂少之又少。成年人的資金都比較充裕,以他們為目標對像的尖端,其漫畫定價亦較高,而相對的,不論印刷、用紙、還是翻譯都有對應其價錢的水準,尤其好些不同行業的專業用語這種很常翻錯的地方都能正確翻譯,不過反而一些 ACG中人才明白的捏他卻沒能好好翻譯,大抵因為不少譯者本身並不是來自ACG界的緣故吧。
近年來,尖端一改過往據守青年漫的方針,積極進攻少年漫這個板塊,既然一般熱門的少年漫早已被其他代理(主要是東立)搶走了,尖端唯有向比較冷門的作品入手,尤其近年興起的輕小說改篇漫畫,以及在07年前仍屬真空的四格漫畫市場。雖然都是一些比較冷門的漫畫,但所選作品仍有一定水準,就是不太能和青年漫那邊相題並論就是了...

小公司也有小公司好處的,除了某家不知長進的出版社外,其他的代理在選書能力方面都比較高,印質品質也較好,實在是不可忽視的。

青文
和尖端相反,青文早年是反其道而行,主攻兒童市場,這是以兒童刊物起家的青文一向以來擅長的領域,很合理地,和青文關係最好的出版社就是小學館,不過,小 學館的台柱《叮噹》(絕不承認那個甚麼多XX夢)版權卻在版權化風朝之時被大然先搶到了(搖錢樹誰不想要?),除此之外SUNDAY中的大部份作品都是由 青文代理的,自從大然倒下,《叮噹》和安達充的作品也歸入青文版圖。
近年青文再版了不少經典作品的完全版,比如從大然接回來的安達充作品,還有《藤子F不二雄SF短篇完全版》,不過不知是吃定了還是甚麼,價格偏高品質卻沒 有相應的品質,以筆者有買的《藤子F不二雄SF短篇完全版》為例,書皮是有那麼一回事了,內頁用紙雖然不錯,但卻薄如蟬翼,比一般單行本略厚,卻有三百多 頁,因而造成透底現像
以一本NT350的書來說真的很難接受。不過,其他一般漫畫價錢則很正常,紙質也不錯,尤其有一點很值得讚賞的是青文的書剪裁很齊整平直,放在書架上很好看。


長鴻
傳說,旦凡有作品被長鴻代理,其支持者定必哀鴻遍野,連接不斷,因而得名長鴻(誤很大)。正經點說,長鴻作為一間獲正式授權漫畫代理商,其品質簡直低到最深處。
先說說其出版方針,雜亂而冷門,甚麼作品都有,可是能大賣的幾乎絕無僅有,比較有名氣的算是《賭博默示錄》系列吧,不然就是動畫化前沒甚麼名氣的《假面男 僕》(早知道會動畫代的話,角川大概也不會放版權給別家公司...),這在某方面也是個好處,在那些冷門漫畫中挖寶也是樂趣之一(好吧,筆者知到像自己會 付錢買書做這種掃雷似的行為的人也是一樣絕無僅有)。而言這也是長鴻僅此唯一的優點了,首先,長鴻的漫畫喜歡出就出,不喜歡出就乾脆不出,有傳這是為了遷 就長鴻背後,主要是作參考書的南一書局印刷高峰;亦有說法是因為長鴻出的太雜了,有些賣不好的根本不想出下去,筆者是覺得兼而有之。就算幸運地長鴻佛心出 給你了,那個印刷品質也叫人倒盡胃口,全台灣最爛的紙(彩頁反而是用厚得過份的卡紙,翻起來非常不順手);印刷錯誤頻生;用墨拿捏不準;還有那個永遠印歪 的書脊(這點筆者覺得最神奇,他們就沒有發現書脊沒對好的嗎?);永遠把裡封面吃掉;俗到爆的譯名;隨便亂來的翻譯;特異於人的判型讓人買不到書套,放書 架也不好看;和前述一切不符的高定價。杜前部長,罄竹難書是這樣用的,好嗎?


東販
正確點說是台灣東販,日本東販是通路商,來到台灣後變成了代理商,東販的出書量一向很低,自從角川回收了部份版權後就更顯單薄。話雖如此,正所謂貴精不貴 多,主力在青年漫的東販選書能力是冠絕眾代理,幾乎可以說但凡東販代理的都是好作品(偶爾也會有失手啦,但只是極少數)。向其內容相對應,無論翻譯、印 刷、用紙質素也是業界數一數二的,令人覺得那相對輕微略高的定價是物有所值的。


尚禾
其實這家到底是不是授權出版的代理商也有疑問。尚禾的書是沒有國際書碼的,到底只是省錢不申請,還是另有內情就不得而知了。當年大然倒閉時,在漫畫店常看 到一些原本是大然出版的漫畫,被貼上尚禾的貼紙繼續出售,讓人覺得大然和尚禾有著相當的關係。雖然筆者是傾向相信尚禾的漫畫是有授權的,最少筆者從未見過 尚禾出版的漫畫同時有另一定出版社出版。尚禾的主力範圍其實是18禁BL漫,這並不在筆者的守備範圍,除此之外,一些冷到深處的冷門漫,包括一些芳文社的 四格漫畫;在日本也幾乎要打18禁的擦邊漫(在台灣是全整的18禁了),比如被指定為「有害圖書」的《ツンな彼女がデレるまで》(其實只是挑戰尺度玩過火 了這樣...),總合來說,都是一些別家出版社不會出的作品。尚禾最可恨的地方並不是俗到爆的譯名,而是斷書,比如《嘟嘟貓觀察日記》,日本都出到第7期 了,尚禾在07年一開始出了兩期就沒下文,又比如《落花流水》,也是出了一期就沒下文,簡直是超越斷頭鴻的THE KING OF 斷頭,「要是作品被其他出版社代了會更好」「除了尚禾大概沒別的公司肯代理」這兩種想法令人又愛又恨......


原動力
全稱原動力亞細亞,是一間新成立的出版社,05年成立至今仍然沒甚麼知名度,唯一算有點名氣的作品就只有《義呆利》,是一間每月只有數本(有時甚是至是 0)漫畫的小公司,不過其選書能力也是不錯的,尤其考慮到這種小公司大抵只能撿別人不要的剩菜。書的翻譯、印刷、用紙質素也很高,是一間值得期待其成長的 公司。 

香港的漫畫市場相對台灣來說更加小,冷門漫畫幾乎都到不了最低出版門檻,因此有港版的漫畫都是比較熱門的,無論是代理商還是漫畫的數目都要少得多,而且受到台版漫畫的直接比較,環境要比台灣嚴峻得多。
天下
香港最大也是最差的日式漫畫代理商(一秒),相信各位就算沒看過,都聽過和美式、日式漫畫齊名的港漫,雖然因為目光短淺而令市場日益萎縮,但港漫仍是天下 的主要事業,因為高層常常是港漫相關的人,多少都有些看不起日式漫畫的看法,由始至終筆者都從沒有感覺到天下耕耘這市場的誠意。主要代理的作品為集英社和 講談社,少女漫畫側當然是白泉社了,其他出版社的比較少見。天下的出書速度相當高,當年《chobits》甚至做到日版出書後兩星期出版,但快的結果就是 粗製濫造,天下的翻譯是有名的差,常常在整篇都使用書面語的漫畫中,突然跳出一句廣東話,非常突兀。雖說香港新一代語文水準普遍低下,但好歹算是文字工作 者,不要夾雜廣東話算很高要求嗎?(眼看現今三大小報的文句,也許真的是有點高)。除了翻譯外,天下的印刷質素亦是一直為人垢病,以前香港所有日式漫畫出 版社都是由天虹印刷,後來專門為天下印刷後,水準就變得極差,常常有重影、墨點、折頁、連頁等的問題,而且一錯就是整批出錯,在第二刷出來之前連換都不能 換,雖然貴為最大代理商,品質卻是最不能見人的。
玉皇朝
說實的,玉皇朝在各方面都和天下差不多,亦是以港漫為主力,就是市佔率比較低一點點(僅指作為日本漫畫代理商而言),比較有多一丁點的誠意,以及比較少印 刷問題,選書能力也比較高,主要合作對像是講談社和近年新貴SQUARE ENIX,至於集英社和小學館的漫畫不是沒有,只是比較少。話說,玉皇朝的創辦人黃玉朗同時亦是文化傳信(前玉朗集團)的創辦人,當年因騙取公司資產入 獄,出獄後才創立玉皇朝和舊公司打對台,可說是相當傳奇的人物。

文化傳信
原名玉朗集團,自從於1993年(玉皇朝創立同年)更名為文化傳信後,已經不怎再看到這公司涉獵港漫方面,早年曾經為香港最大(幾乎唯一)漫畫出版商,各 出版社的當紅作品盡歸它手,期下雜誌EXAM亦曾經是香港唯一漫畫雜誌。但後來天下、玉皇朝、正文社陸續出現,不敵競爭之下業績每況愈下,EXAM亦只有 走向停刊一途,現在只能勉強守著縮小得多的版圖,主要代理集英社和小學館的作品。亦因為它是最老的漫畫出版公司,會社內老人文化橫行,在策略出明顯很保 守,翻譯上仍保有早年的特點,很喜歡無視原作品名重新命名,有時會有很神來之筆的名字,當中最作表作算是《棋魂》,此名妙在魂既可以指靈魂佐藤,亦可以指 對圍棋的熱情(從大然接手台版代理權的東立亦使用此名),但差起來亦可以是無底洞,近年較有名的例子要數《機神追女攻略》(神のみぞ知るセカイ,台譯:只 有神知道的世界)。印刷問題也不少,通常都是釘裝出問題,筆者手上《遊戲王》38期,最少有10本有連頁問題,主要集中在後期,大概是為了降低成本,預紙 張的位預得太少;話說早年也有段時期為了減省成本而取消書皮,裡封先驅《行運超人》的有趣內封因而沒了;不過近年也常有吃掉裡封的問題(受害人又是《神の みぞ知るセカイ》 ),據說是因為美工不願意多做功夫......囧

正文社
比前述數間香港代理商要年輕的出版社,主攻的市場為兒童到初中這版塊,社長之一正是曾擔位《EXAM》總編輯的厲河,是眾多代理商中最有誠意的一家,可惜 很少會代理到當紅作品,主要合作出版社是集英社,另外還有不少和新華行合作的企劃,用賣玩具的漫畫加上雜誌《CO-CO!》的推波助瀾,倒是挺成功的,以 《數碼暴龍》和《MOZ召喚王》為作表作。

香港東立
不知放哪好所以放最後好了,和角川州立純代銷的方式不同,東立在香港的分公司,有和本家獨立的編輯部,有部份港台均由東立代理的作品,香港版本的翻譯會由香港東立重新翻譯,最為人熟悉的例子如《蠟筆小新》。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只有香港拿到版權的作品也是由香港東立負責。
香港出版社有一個共通特徵就是代理慢但出書快,常常出現先出的台版出到一半被港版追過進度的事,或許也反映了香港人怕死又急性子的特性吧。(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