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3

日記:2010/06/23


今天的ミクオxミクちゃん
也是自攻自受


整天聽著立法會直播
結果今天幾乎甚麼都沒做到就是(攤手


買定離手!開!(下注了後手離開桌面!結果出來!)
尊敬的鄭家富議員閣下宣佈退黨
不論是發自真心,還是投機選擇
都是一件好事,真難得白鴿黨中還有清醒的人
如果退黨宣言能再慷慨激昂一點就更完美了


毓民的發言說是辯論或者罵人不如說是在說棟篤笑(單口相聲)
大舊是依舊聲嘶力竭的數落出賣選民的白鴿黨,雖然無滯於事但最少出一口氣
長毛的論述雖然扯遠了,卻道出了一個不怎麼被人發現的事實
政府如此匆匆立法,當中絕對有陰謀...
或者說是陽謀才對
但最大敗筆就是說司徒華癌上腦
雖然說尊重人不應該勝於尊重真理
但這樣予人口實,讓人有機會抓著這點無限放大
用以模糊重點,實為不智

何秀蘭的發言論據有力,一針見血
律師黨除了余若薇那種具領袖魅力和說服力的發言外
其他人的演說大多都是悶死人...
梁家傑為例,明明抑揚頓挫的位置都完全正確,但就是聽到別人想睡
吳靄儀的發言稿,用字遣詞都和前幾天余曾辯中余若薇的發言很像,明顯是由同一位寫手寫出來的
禮義廉那群牛鬼蛇神不是攻擊司徒華失言
就是在老調重彈
怎麼可能有人能如此昧著良心說話而臉不紅氣不喘
說著大義,做著卻是助紂為虐的事
真是會氣得吐血
反倒是豉油黨酸溜溜的發言帶點娛樂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