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1

雖然"Don't be evil"……

因為聽說google錢包可以突破日本某些信用卡系統鎖國而打算使用,
而然在要輸入信用卡和地址時我卻猶疑了。
先扯開一點,我是不在網上留下個人資料主義者,
唯一例外就是牽涉錢銀方面的事,主要是出現糾紛問題時,
我最少還能以文件證明那帳號這是我本人的,
明明在網上各大大小小的付費系統中我已經填過不少個人資料甚至信用卡資料,
但在填google錢包中信用卡和地址時我卻再三的猶疑了。
不是信不過google錢包的保安技術,
反正我以前所填過資料的公司中,系統更破爛的比比皆是,
或者應該反過來說,那些系統中在我心裡的保安能力而言幾乎所有都比不過google,
包括新斷線,sony這些真的出過事的公司我都有用過,
雖然出事都在我填資料後啦,可以重選我會鄭重考慮再說。

我思考了一下我猶疑的原因,
沒幾秒腦中浮現一句句子:
"Don't be evil"
這是一句很務實,不浮跨的格言,
我雖然不是無條件,但最少是願意這麼相信著
那麼我是為何猶疑?為何會連結到google的格言?
大概是這一句的緣故:「google已經太過強大了,他能保持其格言多久?」
這是某地一次辯論中別人丟出的句子,我一直都留有印像。
google的存在實在過於巨大,大到能包羅半數以上的網絡生活,
就算它真的能如我所冀願,絕不為惡,
但這麼巨大的體制,只要一個環節有所閃失,
難保不會像火線延燒那樣帶來重大損害,
我不敢把個人資料中最重要的部份放到這連環船上,
我不是怕它會翻船,
我怕的是周瑜和黃蓋。

也許是最近開始使用android的關係,
讓我更進一步了解google的無處不在無所不能,
亦因如此,我對這巨大的存在的疑懼亦到達一個新的高峰。
也許"Don't be evil"是真的,
但我仍然無法對其投下絕對信心的一票。

----------
欄外:
雖然twitter和plurk很方便,特別在互動這方面。
這篇似文非文的東西其實是可以壓縮在兩個144字之內的,但144字的限制果然不太合我,
想想與其這樣壓縮,不如乾脆寫在blog吧

沒有留言: